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殿堂组 学园paro】 欢·迎·光·临,尤格特club / ようこそ、ユグドグラブ

篇前防雷【。】:


cc学园paro下,各种自我放飞的脑洞注意

看标题会苏【?】,但其实是角色互动梗很多的一篇

苏的部分如果有人吃,以后再写,有太太写当然就更开心辣,毕竟这个题材,有着无限可能性【喂】

本来想写个短打混更在殿堂组那个《大白兔奶糖》系列里,结果越写越放飞,就干脆单独拿出来放

学园paro那么好【比划】

不管四周年阿官准备干吗反正我今年一样是要搞事


————————————————————————


  “…以上,还有哪位对妾身的提案有异议的,请尽管当面提出来!”


  学生会的会议室中一片安稳而沉静的气氛,让说出如上话语的少女感到十分满足。

  接了一句“那么我们就继续下个月学园祭的议题。”,锁链学园初等部的学生会会长鹤,自信满满地又在会议室的白板上捏着笔奋笔疾书起来。

  沉浸在成就感中的少女,显然没有注意到她刚一转过身,会议室讲台下第一排正显眼的位置就传来了奇怪的窃窃私语:


  “维尔纳殿,请您稍安勿躁。我知道,尤里用别椅子腿不让您站起来的战术,应该也快到极限了。”

  “很及时的支援,義嗣。多谢。”

  “……开什么玩笑啊你们两个!啧,義嗣,不要连你都开始扯我校服啊?!你们到底怎么想的——”

  被学园高中部学生会会长·義嗣和才转学不久的神秘转学生·尤里夹在中间座位的最强高等部二年生·维尔纳,虽然嘴上语气凶恶,到底给另外两人留足了面子,没有当场发作而是跟着小声质问,并且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摇晃着分别瞪向了左右。

  “我们的想法,吗……”

  转校生尤里率先言简意赅地接口,但维尔纳看了一眼他的表情,顿时产生了‘这个人仿佛根本没想太多’这种绝望的结论。

  那么剩下的只有身为会长,实际上也是这个学园正经学生势力真正的统领者,義嗣的回答了。  

  “反正学园祭正是承载着学生梦想的存在,在其中着重实现一下少女的梦想,也没有什么关系吧。维尔纳殿?”

  義嗣这么说着放开了暗中攥着的维尔纳的袖子,像是已经料定他绝不会再有起身提出反对的意图,尤里见状也将勾住维尔纳椅子的腿收回,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稍事调整了坐姿。

  ……他们是对的,因为维尔纳听完这个答案,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接着,认命地把头趴向了桌子,在心里默默腹诽:

  ……我真是信了你们学生会的邪?!要实现少女的梦想,你们自己随便去实现吧。为什么要把老子也算进去啊??


  学园祭当日,一个兼具恰到好处的艳阳与夏风的好天气。

  虽然对于温度的升高,学园祭火热的气氛大概有所助力。

  “非常抱歉,距离准备结束还有一小段时间,能否请几位先去学园祭的其他摊位游玩呢。”

  “啊、会长大人!……我,我们才是,非常抱歉!那就稍后再来打扰。”

  “不必道歉。期待你们的光临。希望今天能让你们玩的开心。”

  听到在门口窥视的女孩子们被義嗣以行云流水的态度直接劝走,正在做最后的清点准备的尤里,内心充满了敬佩之情。

  反观在他身后的维尔纳,心情就比较复杂:“…你这个开门也太突然了我说義嗣?”

  关好门的義嗣回身不待接茬,就听到一阵女孩子按捺不住的尖叫从走廊尽头的楼梯处传来,被那“kyakya”声一时弄得有点懵逼的维尔纳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義嗣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走到他跟前来:“…打领带需要帮忙吗,维尔纳殿?”

  “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在一边完成了清点的尤里难得插话,“维尔纳的话,还是不打领带,就这样敞着领口好了。”

  “既然如此,维尔纳殿就保持自己原本的作风吧。这样你应该也会比较自在。”

  听到会长大人这么说,维尔纳如释重负地把手里的领带随便找个地方掖了起来,接着想了想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似地回顶了一句:

  “不用和你们统一画风真是求之不得。……再说只是应付那些女学生而已,我也没什么可不自在的。”

  尤里和義嗣谁也没有接话,但他们两个的目光交流里怕是写满了‘也不知道是谁那天差点炸了会议室’。


  “说起来,義嗣。”

  终于到了正式开场的倒计时时段,三人闲闲地在门口的位置坐等。

  转校生带头闲聊,这样问道:

  “…今天结束了学园祭开幕式的致辞之后马上就赶到这边准备,不会很辛苦吗。”  

  “还好,让你挂心了。”

  会长大人稍事思考,给出了非常淡白的回答:“随后我大概没有什么需要特意准备的事情了。”

  “这样。”尤里听罢也没有多问,倒是義嗣在有些微妙的气氛中读出了点什么,正待开口——

  “尤里,你小子该不会是在紧张吧?”

  最强二年生把手背到脑后,抻展着身体,毫不介意地打出了一记直球。

  ……会长大人顿时觉得刚刚还是应该帮他把领带紧紧地系上。他转过身,看向虽然在学生会的一同工作中培养起了一些默契,但其实认识时间并没有很长的转校生,对方脸上浮现出了格外认真的表情:

  “可能吧。……毕竟,完全没有经验。”

  “啊?事到临头怎么突然开始说这些了。比起吐槽‘你小子之前的学校是多无聊啊’,你也不用想太多,对付过去就行了。”

  维尔纳一脸看不下去,使劲地拍了一下尤里的后背,对方含混地点点头,接着看也不看一纵身灵巧地闪过了他随后的又一下拍人。

  眼见两个学弟这番举动,義嗣这才放了心。


  “维尔纳,尤里。”

  “啊?”/“是?”

  身着白西服和深灰色衬衫的会长大人,笑着走向了门口:“虽然没有什么预演,但我非常看好二位的表现。”

  …特别是你,尤里。

  担心会起到反效果,義嗣最终把这句话按下不表。

  “哼,为了您的出席学分特别赦免,我会好好加油的,義嗣会长大人哟。”

  并不遮掩语气里的嘲讽之意,维尔纳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義嗣的银灰色领带,扯了一下自己那空空如也的暗红色衬衫领口,接着低下头打量了一下了衬衫外面的深色条纹西服。

  “嗯,会加油的。”

  而被两人暗中关注着的尤里,只是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白衬衫的袖扣,接着大步跟上了義嗣的步伐,黑色的领带和黑色的西服外套微微飘起,仿佛预示着迎接什么重大场合一般——

  “…抓住光。”

  听到尤里唇边吐露这样的自语,其他两人都忍不住笑了。

  隔着门,也能感到门外走廊上骚动的气氛,三人最后一次交换了眼神,随后,義嗣不疾不徐地推开了活动教室的大门。


  三人的异口同声,在因为此起彼伏屏住呼吸声而显得分外安静的走廊,就此响彻: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麗しのあなた。お気に召すまま、なんなりと。”



【おまけ その一:


  “今天真的辛苦各位了!反响比妾身预计中还要热烈呢!”

  午休时段,看着摇着小折扇特意来前线慰问的鹤,维尔纳看着義嗣和尤里上前和她寒暄的背影,只觉得自己太阳穴有点疼。

  ……这小不点可别再蹦出什么奇怪的念头来。千万,千万,别。

  “不过呢,既然我们这次的活动是 模拟公关club ,妾身觉得既然办了,不如办得彻底一点。所以妾身准备引入业绩竞争。获得店内最多业绩的人,妾身会准备特别的奖励!就是这样,接下来也请你们多多努力了!”

  看着已经完全融入节日气氛,还特意披了一件红色羽织的小金豆自顾自说完这些径自蹦走,三个人纷纷咂舌:

  “真是疾风骤雨。”

  “不愧是鹤。”

  “……真亏你们两个还能这么平静地在感慨??”

  一阵短暂的沉默。

  “奖励届时就由二位平分吧,这次活动本来也是年轻人的场合。”

  義嗣率先表态。

  “那我也pass。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

  原本正把杯子码进洗碗柜的尤里闻言,想也不想,也马上回应。

  “…你们两个,不要弄得好像只有老子很在意那什么破奖励一样?”

  在活动教室墙角里运用浮空魔法翘着二郎腿正在休息的维尔纳,很嫌麻烦地翻了个身。


  结果,鹤种下的所谓 公关同事的业绩纷争之种 ,在这三个人之间,效用,zero。


【tbc?】


篇后放飞时间:


对这篇就是个公关paro,虽然嫁接在纯情无比的学园paro里面但它是个公关paro!【指】

当然了并没有什么不纯洁的展开,卖艺不卖身,靴靴。

单纯可以理解为这人脑他们三个的西装脑得太高兴的产物如果有图力我就画出来了正装prpr

其实看标题和正篇最后一句,这个脑洞的源头应该很清晰了【?】,最后就高叫一句,给幻想area激烈打call好了www

如果问我“いらっしゃいませ、麗しのあなた。お気に召すまま、なんなりと。”要怎么翻的话……

唔……“欢迎光临,丽人如君。凭任吩咐,必偿君愿。”大概是这种感觉,本来没想控制字数,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子了【并不提倡这种翻译】

……果然还是看日文原文比较有感觉吧!对吧对吧!【。】

评论(3)

热度(2)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