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殿堂组中心 学园paro】 欢·迎·光·临,尤格特club / ようこそ、ユグドグラブ【おまけ】

篇前防雷【!】:


接着之前本篇更加放飞的Omake

因为和组外其他角色的互动比较多,所以拿出来单独发

没有特别明显的cp表现,但是也不能说完全没有【??】

tag打到爆炸【。】cp倾向大概是义勇军剑与盾,第二领鬼兄弟以及三塔冰火克制组。啊,冰并不是尤妮酱啦…

腿肉以后还是割这种放飞自我的比较好,为什么要补自己的刀呢!


————————————————————————


おまけ その二:


  “兄长大人!我来换班了!接下来您也去学园祭四处逛逛吧,啊,我给您带了这个!”


  听到这个元气满满的声音从教室后门传来,接着后门窗上冒出一只举着食品袋晃来晃去的手,義嗣脸上浮现略带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我原本叫義景那孩子在休息时间再过来的。他还是那么急性子。”

  “不会不会,您尽管去接应義景大人吧。不如说,是我们占用您太久了www”

  “对几位的理解,不胜感谢。”

  听到来玩的女学生们笑着催義嗣赶快去,尤里不由趁机扫了一眼教室后门边的挂钟,距离下午到晚上之前的换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他觉得以義景的作风,这已经算很克制自己了。

  倒是刚刚闲下来的维尔纳,听到店内的客人们有所骚动,循声往门口一看,险些笑出声,赶忙扭头叫道:“喂,尤里,指名你的!”

  “嗯?……嗯。”

  尤里原本不解,待回过头一看,顿时了然于心。

  “下、下午好啊,队长。”

  因为站在门口,正犹豫该不该踏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和他俩同班的凯恩。

  凯恩和尤里不仅同班,也在同个运动社团的同个team里,所以比起名字,他通常更习惯叫尤里一声‘队长。’

  “你先忙你的,我们就先在后边坐一下。”

  接着凯恩身后冒出这么一个不太熟悉的声音,店内的客人还在纷纷窃窃私语“这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怎么不太面熟?”,尤里已经开口招呼道:

  “凯恩。斯尔斯坦。过来坐吧,你们想喝点什么?”


  二十分钟后。

  “看不出啊尤里,你居然找了两个人换班?而且还是两个人同时来的。是不是还要现场竞争一下谁来上位啊?”

  总算到了第二个休息时段。

  因为考虑到夜场的时间相对较短,离 应付完今天 这一目标已经很近,再加上義嗣正和弟弟在隔壁准备间里一起收拾东西,偌大的店里现在只剩下他们几个同级生,维尔纳得以很放松地口吐‘暴言’。

  尤里摇了摇头,并不急于反驳,倒是凯恩闻言,倾身向前替他辩解:“不,我们不是队长找来替班的。”

  斯尔斯坦没说话,但看神色也是亦然。

  “……啊?这么说起来…你们还真都是来指名这家伙的客人咯?”

  原本单手撑着下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维尔纳不由愣了愣,接着扭头又问:“你怎么没找个人替班?如果是因为转学过来不久不好意思开口,我现在去替你找个人来?”

  “别,不用麻烦了。”/“已经没必要了。”

  尤里和凯恩异口同声,不过他们显然想到的不是同一件事,交换过眼神后,尤里率先开口:“夜场还有其他特别节目。我不打算麻烦其他人。…我对那些本来也没什么兴趣。”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凯恩接口,“好了,队长。你不用去‘麻烦’别人,我们自愿来做这个志愿者。你总不会不接受吧?”

  对此,尤里笑着回了一句同样的“…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接着他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斯尔斯坦。

  “……我倒不是来替班的,不过我今夜最好还是留在这里。至于理由,你们没必要知道。”旧校舍派的一员语气生硬地这样回应。

  “啧,你这家伙这么一说搞得老子都不能安心换班了。”维尔纳正欲问个明白,就听见门口传来“真敢说啊,维尔纳。”这样冷彻的吐槽。


  “安心换班也好,要给尤里找人换班也罢。明明自己都差点找不到人替班不是吗。”

  “克劳乌斯你这家伙…!都来晚了还那么多话!”

  “你不反驳啊。也对,毕竟我这些都是实话实说。”

  “可恶,你要是那么看老子不爽,今天不来也行啊!”

  “恰恰相反,我正是为了看你这不痛快的样子才来的呀,维尔纳。”

  ……

  屋里其余人面面相觑地听了一会儿这两个人在门口战况近乎一边倒的吵架,最终很默契地三人合力架开了快要搓火球的维尔纳,名叫克劳乌斯的学生这才进了屋,温和地向几个人打招呼:

  “维尔纳没有给大家添太多麻烦吧。我是三年生的克劳乌斯,是维尔纳的前辈,和他同属魔法部的部员。”

  “…谁有你这种见鬼的前辈。”维尔纳在一边环着胳膊,语气不满。

  这个无懈可击的温柔微笑……与刚刚和维尔纳吵架时简直判若两人。

  凯恩这样想,尤里则更深一步地想到了这个笑容好像哪里很熟悉,斯尔斯坦倒只是庆幸没人再问起自己今夜在这里的理由,对这位学长显然没有什么兴趣。

  “当然,其实刚刚大家不用阻拦维尔纳也无所谓。我主修的魔法是冰系,虽不才,但全面克制最强的二年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各位不用太担心。”

  “……你这家伙就是来打架的吧!?”

  被说中痛处的维尔纳气得也不搓火球,直接从后厨扔了一个备用的柠檬过去,就见克劳乌斯躲也不躲,随手挥出一道冰刃,把那颗柠檬向着维尔纳的方向钉了回去,维尔纳用盘子一挡,就听一声脆响,他抬眼再看,发现柠檬已经裂成了均匀的五六片,盘子毫发无损。

  “既然当初你都那样求过我了,我今天还是很有干劲的哦?还有什么要切的东西吗,尽管扔过来。”

  “你这人真够了!老子当初哪里有求过你!”

  ……

  又是一轮毫无悬念某人被吊打的嘴仗。不,根本称不上是仗,完全是一方被…该说是凌虐吗。

  凯恩在盘算着到底能不能和这样的学长一起好好共事的同时,尤里也终于在心里得出了结论:

  这个笑容,这个冰冻,这种既视感……不就是因为……像義嗣吗。

  他们两位,都是…绝对不能轻慢的类型。



  “…休息时间差不多结束了。几位的换班安排决定了吗。”

  和弟弟从隔壁房间一回到活动教室,面对突然多出的这么多人,会长大人一时有些错愕。

  特别其中还混着旧校舍派的一员,虽然和旧校舍派的争执已经结束有一段时间了,但他总还是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不过既然是尤里的客人,应该没有问题吧。

  “决定了,如果凯恩要换班的话,我也留下来吧。”

  “那接下来也请多指教了,队长。”

  尤里做出决定之后又走到斯尔斯坦那边,三个人不知商量了些什么——義嗣本来是想要注意地听一下的,可是被维尔纳和克劳乌斯的斗嘴音量完全遮了过去。


  “…好了,两位不要吵了。总之就是维尔纳殿不愿意拜托克劳乌斯殿换班,但克劳乌斯殿也不打算就这么回去的情况对吗。就请两位一起留下帮忙吧。”会长大人舒了口气,强行打断了眼前冰火组的针锋相对,“实不相瞒,我这边的打算也是和義景一起把最后一班工作做好,接下来的时间就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这么一来,我们店里的公关人数就增加了一倍啊。”義景这样感慨着。

  “不止。斯尔斯坦说既然都来了,也想帮点忙。”

  “…喂,你不要擅自替我拿主意!”

  “不过斯尔斯坦你自己也说了干等着很无聊吧?”

  “哼。”

  ……他们三个原来刚刚在商量的内容是这个吗。

  面对屋里众人向他征询许可的眼神,義嗣叹了口气,最终决定像克劳乌斯说的那样——‘实话实说’。

  “我这边倒是没有任何疑问。在休息时间结束之前,请各位尽快换好制服开始工作。不过,在那之前,有一件事不得不告诉大家,我很遗憾。”


  “男性的公关制服…鹤并没有准备这么多件。所以后来的几位,你们之中有一个人恐怕要穿明天活动室的制服。”

  

  一阵气氛为之冰结的沉默。

  義嗣打量着屋里众人各异的表情。

  对这番说明唯一不明就里的斯尔斯坦反问:“明天活动室要办的是什么活动?”,接着,听到屋里几个人齐刷刷的回答之后,他那原本就不怎么健康的脸色显得更苍白了。

  因为这些齐刷刷的男孩子的声音,给出了统一的回答:


  “……是女仆咖啡厅。”


  房间里面的气氛变得更不堪了。

  虽然不是主观故意,但是现在屋里的每个人大约都在想象其他人……穿女仆装的场面吧。

  “只有一个人穿成那样也太奇怪了吧?!”

  凯恩忍不住先出言吐槽。

  结果他一脸悚然地听见自家队长跟着说了句“凯恩的意思是如果全体一起的话就没问题了吗。虽然我是无所谓。”

  不,队长……这个时候请你别这么老好人,请你务必有所谓一下?!虽然队长说愿意陪我穿女仆装这心意我很感动但是并不是这个问题……不,不对……为什么我们非得穿那种东西,就算要穿的话为什么要给其他人看……不,不对,显然也不是这个问题……?!

  凯恩因为脑子里问号大作而目瞪口呆的同时,维尔纳一脸看戏地挥挥手“嘿那么后来的几位你们就赶紧抽签决定吧?”,克劳乌斯则是好奇地开始询问女仆装的尺码都有多大的。

  “兄长大人,如果您觉得为难的话,就由我来穿吧。”小棉袄一样的弟弟桑也表态了。

  坐在房间一角的斯尔斯坦保持沉默,但身上散发出一股明显的杀气。

  

  …真希望他们能有人多问一句,这始料未及的场面搞得我也是无法继续实话实说。

  会长大人顺手揉了揉自家弟弟以示安抚。虽然对于自己卖关子所产生的结果他并没有任何不满。

  反正休息时间还有剩余,就等他们几个慢慢决出了穿明天制服的人选之后——


  再告诉他们,其实明天的女仆咖啡厅是不走寻常路的 男装丽人 设定,所以其实制服都是 普通的男性咖啡厅制服 这个事实好了。


【tbc?】


篇后放飞:

对描写二领主的所谓‘坏心眼’有本能的偏好【喂】

虽然知道他不是有意的,但不得不说那年第一部的炎九主线给我的阴影有点大,二领殿在我心里就是这样计划通的二领殿啊www

自暴留下的理由,其实flag留的蛮足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被get到?

把克劳乌斯设定成学长感到很矛盾,如果有人不能接受年龄差,请自行再补充一下他其实跳级过一年,嗯这样就扯平了【。】

期待小毒舌在v2里也尽情欺…咳咳咳调侃维尔纳www

好奇一下这么豪华的阵容里大家会指名谁…

这么一说有点想吃别人写的苏粮食【伸手】虽然p站好像也没有这种东西…但是想吃!

睡了,梦里什么都有【。】

评论(6)

热度(2)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