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殿堂组】这样的club打开方式,可还行?

篇前防雷【!】:


cc学园paro下面的公关club paro酥糖

前因在之前的《欢·迎·光·临,尤格特club》里

但是如果只是想看看他们三个的白甜【?】,单看这篇就够了【。】

四周年对我就是入坑三年的日子,虽然庆祝方式有点诡异但是www不管了反正他们那么好!


———————————————————————— 


·维尔纳的场合


  边说着“虽然不知道你们这些指名我的女人是怎么想的”,维尔纳轻车熟路地在对面的沙发一落座就摆出了很舒服的坐姿。即使一开始那么抗拒来参一脚,事实证明他的适应能力还是这么出类拔萃——不知道该不该说是受学园各路神仙,特别是魔法部顾问的梅尔蒂奥尔老师还有某被维尔纳死不承认的毒舌系学长等人一手培养出来的。

  ……虽然平常这位学园爱抖露【idol】桑的衣着暴露水平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不过在club摇曳而暧昧的灯光下,他那红色条纹衬衫的领口开叉和因为坐姿而露出来的腹肌……实在是让人没法不在意…!

  抱着‘我的老天前辈他可千万别问我眼神为什么飘忽不定’的想法,鼓足勇气来组团指名了维尔纳学长,正坐在对面的学妹团体纷纷光速在饮料单子上一通疯狂order。


  【班】人感想

  “嗯?虽然看起来还是些丫头,意外地都很能喝嘛?”

  然后这人接了订单,起身往吧台走的时候也完全懒得重新扎一下衬衫下摆,结果……露得更多了。


  客人反响:

  对于这波毫无自觉的一言不合就卖肉行为,客人们纷纷用鼻血在空中书写了很多个“GJ!”【x】


·义嗣的场合


  “对于这次会面,我其实乐在其中,所以你不用这么紧张。”

  学生会长这样说着,随后又带着歉意笑了笑:“…抱歉,我这么说大概起到反效果了吧。……没事的,你无需介意,毕竟现在,来打开和你的话题,是我的职责所在。”

  这样说着,义嗣扭头向吧台的方向投去一瞥,接过义景非常默契地直接投过来的menu:“有中意的饮品在其中吗,第一杯就算我的一份心意吧。”

  只是,当学生会长最终将鸡尾酒杯递向对面特意包场前来的那位客人时,他缓缓凑近对方的耳边,那个瞬间仿佛说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未曾言说。


  【班】人感想:

  “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专门包场指名的客人好像变多了。我只是…询问她们是否愿意先玩些游戏作为热身。”

  然后会长大人那鬼族特有的纤长手指托起了眼前的酒杯,声音依旧温和而沉稳,但其中包含着一股让人难以拒绝的…是威仪吗,还是其他的某种神秘的指令成分——

  “让我们尽兴玩一场如何,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客人反响:

  “……////啊啊啊啊啊义嗣大人!为、为您的眼眸干杯!”

  “哎呀哎呀…这算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而且,这原本是…我这边要说的句子吧。”

  看着会长大人泛起笑意,轻轻摇摇头这样回答,客人们纷纷挠心表示其实后面还有更不像话的诸如“不论杯中流转着的是如何名贵的琼浆,也不能比得上您明眸中片刻的眼波流连”的痴汉发言,因为不好意思只好写爆店里的留言本了。

  然后店里的留言本更换速度创下了新纪录,以至于不久后,club和文具店建立了良好的商贸合作关系。


·尤里的场合


  针对神秘的转校生,一开始来指名尤里的客人们,其类型虽然五花八门,但是大家有着相似度惊人的目的:问出这位转学不久,就不知不觉成为学校中流砥柱的转学生的八卦。

  “午安。你昨天也有过来店里的吧。…嗯,我都记得。”


  不过当这位素来以寡言的行动派著称的转校生,这样在店门口随性地微微一笑作为招呼,这声招呼中不带有任何功利成分,而他看起来似乎也不在意客人的去向。事情的发展好像就开始有点不受控制。

  只是今天也看到你了,这样真的很好。——被这份简单的问候所打动,很多回头客就这么大脑一空白,又‘着了道’。

  “是吗。今天选择我…?…明白了,接下来的时间还请多指教。那么今天……唔,还想知道关于我的事情…更多、更多…?”

  重复着客人提出的要求,他好似有些难以理解般稍稍歪头略作思考,接着又默默地点了点头。

  大概是从心里觉得自己这个人其实没有什么好讲吧。

  “…那么,该从哪里开始。就由此刻在我身边的你来决定。”


  【班】人感想: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听义嗣说,我好像干得还不错。”

  这位处于风波中心仍然能本色不改的转校生,这样淡淡地点评自己的业绩。

  事实上但凡和他熟悉一点的人都知道的,他一向对他人的评价不置可否。真是应了一句经典的形容——如风般的少年。

  像风的去向一般难以捉摸,亦有着与风类似的清新质感,却又没有 颜色 。

  那双珀色的眼眸,不论被多少满含期待的窃窃私语所传言过,想必还是会清澈如旧。


  “都是托大家的福,今后也请多关照。”

  然后,就在这个瞬间,那份有些略显远离人间烟火的清澈中漾出了一丝暖意,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捕捉到了这一刻的客人忍不住捂住嘴巴,藏住自己小小的呼喊。

  能给人神秘而疏离,以及平实而亲切的感觉,并在这之间自然过渡,大概是尤里的特技之一吧。  


  客人反响:

  “虽然今天问及过去又被你蒙混过关了,但是下次我还会来的,你就做好觉悟吧。”

  “虽然没有要蒙混的意思,如果你还会再来,就很好。”

  “你这……///真是的!拿你没办法!”

  

  将客人送至门口,触发完这番对话结果被对方‘强行熊抱完就跑,真他喵刺激’之后,站在店门口目送其身影一直消失在楼道尽头,这才重新走进了屋里。

  虽然 未经双方许可的大面积肢体接触 在club里属于违规操作,但尤里环视了下,似乎没别人发现,他也就默默地将客人的‘罪责’隐瞒了下来。

  该说是温柔也好?温吞也罢。风依然是风,既不在意他人的解读,也不会给出固定的答案。


【Fin.】


【Omake:


  “尤里这小子,搞不好很危险啊。”

  “真是难得,我和维尔纳殿有所同感。”

  “…你们在意有所指什么…?”


  三个忙了一天的校内公关担当总算到了闭店时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聊起天来。

  面对正在刷餐具的尤里这无辜的语气,在用自己的火焰魔法高温消毒杯子【。】的维尔纳咧咧嘴笑得更开了:

  “没有自觉就更危险了。唉,算了算了。义嗣,你是不是也很想听这小子平常都是怎么应付那些客人问东问西的?”

  “若说没有兴趣,倒显然是对你们说谎了。”在仔细地擦拭吧台的义嗣,回答相当曲线救国。 

  “她们问你最多的是什么?”

  “…过去?”

  维尔纳闻言大喜:“哈,那还真是问到点子上去了,我们平时各自有工作也不能偷听,你就简单讲讲吧!”

  一边的义嗣没说话,但手上的工作已经停下来了。

  两个人锐利的眼光同时集中到了尤里身上,可怜的转校生望了一眼手里的泡沫,决定认命。

  尤里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抗拒,甚至手上的工作都没停:


  “那就从…一切都还没有开始,皮利卡在初始之村叫醒我的时候?…开始说起吧——”】



篇后废话时间:


\苏的这酸爽/……其实也不是那么酸爽,每次写起二领殿觉得整个人都好费劲OTL虽然一开始就觉得他的是最难写的,不过实际上我写不出他们三个万分之一好,我心里很清楚;w;


啊,新一年的投票自然是出来了,不过我心目中的殿堂组并没有扩容的打算,所以就这么不讲理地继续占tag了【。


这个脑洞大系列之前还有ex扩展包【喂】,也就是凯恩君,自暴,弟弟桑和小毒舌,emmmmmmm以后有机会的话ry


另外就是其实关于club里的这三位其实还有一个比较暗黑【?】的版本,想想这篇比较白甜,就先不写出来了www但是这事儿没完,特别是会·长·大·人。dirty secrets什么的,这种大人的东西,还是分出去比较好吧w?


说队长 无色 ,这个概念来自官方小说第三本的标题,色無き青年、掴む光 。形容简直棒,我爆炸。……这梗估计我以后还会忍不住用,啊他是宇宙也是小鸟,他是铅块也是羽毛;w;好停一下后面那句我觉得给二领殿更合适【突然唱起《蓝色以太》【x

而二领殿那个尽兴……emmmmmmm懂的人自然知道原文是那句了,原谅我不标注出来了毕竟显得对原梗不严肃!


队长年内就要回来了。

我不相信希望,也不相信运营,但我相信你,就这样吧w

评论(68)

热度(4)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