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队长中心+cc第一部群像】在等你回来时,我都听些什么【p1】

篇前防雷【!】:

本来只是想列个如题的歌单,怎么就写成了梗【。】

写成了梗也就算了本来想几个小节就写完,怎么就能写到需要分p【。】

……神志不清.gif

综上,简单来讲这是篇各角色互动很多的小节群像文,是谁中奖都在tag里了,写同所属互动非常爽www有夹带私货,但没有太明显的cp表现

借着角色之口的嫁自满队长吹文【喂】

等坑填完歌单偷偷塞最后面,分p是为了好打tag,嘘,晚安。


           ————————————————————————      

  


<壱>


  夏的燥热,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渐渐从尤格特大陆的各个角落开始退却。

  而混杂在炎九各领‘残暑见舞’的信笺之中的某一封信,引起了第二领主的注意。

  当晚,第二领的领主代行义景接到了自家兄长的突然传唤。

  廊下守备的家臣们看着义景很有气势的身形一路从走廊尽头冲过来——然而并不发出什么声音,最终在纸门外停留片刻,听到兄长呼唤的声音才一气推开门进去,多少也能猜到几分他的心思。

  所幸,纸门后的画面一如往日,并没有发生什么需要担心的状况,义景稍事在心中松了口气,就见自家的兄长大人饶有兴致地从书案前起身,将一封信递给了他:

  “抱歉,你是特意赶回来的吧?原本…不是什么重大事宜。只是觉得无论如何,都想和你商量一下。”

  “…兄长,这信是?”

  被义嗣按住擦干了鬓毛渗出来的汗水,有些不好意思的义景接过信,打量着信纸的材质。

  “你读了就知道了。然后,我想听听你对这件事的看法。”

  


  “‘虽然大家分散在各地,已经都有各自的生活……我觉得这样的形式刚刚好。’”

  “‘毕竟现在的我们,能够为他做的事情,大概也只有这些了吧。’…啊,原来是米西提亚寄来的吗。”

  看完了信的义景顿时理解了兄长难得兴致高扬的原因,毕竟,‘挑选一首适合在等待义勇军队长回来的时候聆听的歌曲并将曲目汇总回去’,这样的请求,仿佛难得地将一切与五年前的时间,再次链接起来的一道无形的丝线。

  与曾经和那个人并肩战斗,称作书写了一段武勇传也不为过的,五年前的岁月。

  “虽然对米西提亚桑最后一句的内容,我觉得不是那样。但是想要好好地为队长挑一首歌,还是很有意思的打算啊。”

  结束了追想,义景在如上评论后面忍不住补了一句:“…到时候等队长回来了,我们会重新组成一个传说中的义勇军大合唱吗。”

  最好还是不要吧,虽然场面想想就要笑了,但是据他所知,义勇军中对唱歌这个项目持有抗拒意识的成员不在少数。

  “…虽然本身对合唱这类活动,我持保留意见。”比如这里也有一位【。】

  义嗣语气淡淡,但义景知道后半句才是他的本意,即使不擅长分辨过于迂回的言语,但只消看向兄长那双红色的鬼的眼睛,那一瞬闪过的光亮——


  “……如果这件事能够成为义勇军的队长回到尤格特大陆的契机,合唱,或许也不坏。”

  第二领主这样轻声补充。


<弍>


  “这样的任务也没有那么复杂吧,反正这五年间,你又不是完全没有考虑那位的事情?”

  面对前辈安洁莉卡戏谑的反问语气,斯尔斯坦没有接话,但他身边空气中焦躁的气氛似乎变得更浓厚了。

  给那个人选一首歌什么的,这样的举动意义何在呢。事到如今——


  想要传达给那个人的东西,只是借由歌曲……是承载不了的。什么都,无法承载。

  就连此刻心中的迷乱也是一样,脑海中并没有冒出任何旋律,相反,冒出的是,义勇军的队长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呼唤声。

  那时,还素不相识的两人,在副都某个阴暗的街角里,一方重伤到神智恍惚,而一方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


  如同在深海中缓缓下沉,听到了来自水面上的呼唤的声音,然而细想,却已经回想不起那言语的内容。


  已经在置身于义勇军之中稍稍学会了珍重自我,曾经自暴自弃的暗杀者忍不住拽紧了自己的斗篷,丢下了一句“…正因为没什么复杂的,所以就交给你了”便纵身消失在了副都某条暗巷的夜色之中。

  “还是老样子呀,斯尔斯坦这家伙。”看着他有些落荒而逃意味的背影,安洁莉卡不置可否地笑着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在能无数次轻易扯掉斯尔斯坦的斗篷的那个人回来之前,不用指望这个人会变得坦率了。既然说了交给我,那就交给我吧。

  所以队长,你最好还是早点回来。……在有人把自己彻底裹起来,把 死角 全部封上之前。

  毕竟,这是当初好不容易才打开的 局面 ,不是吗。


<叁>


  “珂奈莉觉得这首怎么样啊喵~”

  “铃、铃色,你贴太近了,啊,不要用尾巴扫我,好痒!”

  拜某只猫耳捣蛋鬼的三心二意所赐,选曲工作进展十分缓慢。

  受白兔所祝福的兔耳弓手在心中叹了口气,一会儿选出一大堆,一会儿又都pass纷纷说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好,也算是喵星人三分钟热度的老毛病了吧。

  ……而且,被这家伙以‘珂奈莉的听觉最棒了,一定能帮上大忙’这种借口缠了好几天……结果每天还不是在玩,和摸鱼,和……

  啊啊,真是的…我都被她缠的没什么头绪了。


  回忆起义勇军的队长,白兔的弓手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传达的。除去对那个人拥有面对铃色的各种求玩耍始终如一的耐心,这样带有作为幼驯染的自愧不如之外,他们原本的交际也仅限于围绕着铃色展开。

  那个人……大概是想要照顾到身为森妖精的矜持吧。虽然相处的时间没有队伍中其他人那么久,但从义勇军的队长日常的处事风格来推测出这个结论,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其实不那么考虑别人的感受也可以啊。

  因为一直都以铃色的保护者自居,所以不太清楚怎么才能和这种太会照顾别人的人搞好关系——

  虽然现在在考虑‘和某个人类搞好关系’,这件事本身,在原来的自己看来,就是不可想象的情况吧。


  越想越觉得不可能和铃色统一意见,因为那家伙的选曲,都太·闹·啦!

  这样想着,珂奈莉索性从铃色划废了的n张曲目单子里随便扥出了一张,心想,把这张上面的铅笔叉子擦掉的话,铃色一定不会发现……因为已经挑得太多了,自己都记不清了吧。

  仔细一看曲目,珂奈莉笑了,某种程度上,铃色和我,对义勇军的队长的认识,其实相去不远嘛——

  “嗯?是什么曲子,让我看看喵!居然让珂奈莉会心而笑了……”

  “哇、给你看就是啦,突然撞过来吓了我一跳啊,铃色!”

<tbc.>


篇后废话:

因为一边写一边在疯狂听歌,进度并不快hhhhh

从听什么都忍不住联系到队长变到从旋律到歌词再到编曲精挑细选的结果是我觉得最近自己除了vocaloid之外大概日文歌听得太少了【。】

↑这样想了之后又放低了标准,所以最后的成果想必十分扯淡…虽然这篇既然是五年后,本来就也充满了扯淡【?】我只是尽力别让它太扯了。

打多了你蓝好文明,对角色之间的剧情本充满了向往,但是你c阿官不产……我又双叒要自己写了吗!不吧,腿肉也叫肉吗!;w;

\我还是神志不清地睡觉去吧/

评论(8)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