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队长中心+cc第一部群像】在等你回来时,我都听些什么【p2 fin.】

篇前防雷【!】:

登场人物太多,放弃打tag了【吐血】象征性地打几个

cp倾向依然可有可无,但是小范围捏他了一下队长p1里没提到的所有的‘箭头’…基本上?

所谓的对情敌要知己知彼【没有】

              ————————————————————————        


<肆>


  “选曲意外地很大胆啊,葵。”

  “…是那样的吗。”


  听到一起坐在和室榻榻米上的女孩子之一发出这样的感慨,葵的脸上并没有浮现出动摇的颜色,然而坐在她身边的第九领主不假思索地跳起来就摸了一把她的侧脸,接着笑出了声:

  “葵也真是的,明明耳朵都烫起来了!”

  “鹤、鹤姬大人……!”


  被这一突然袭击弄得有些张口结舌的鬼巫女正欲解释,就听第九领的小金豆这样接着说了下去:“但是妾身觉得这个选曲很棒,所以妾身就不准备在回信里提别的曲子啦!”

  “……这样好吗?”结果就这么顺着鹤的步调走了,葵在这样问完之后才发现这一点,结果接下来的展开更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尤里大人应该会喜欢的,这首的话!”

  “刚好,我也这么认为!”

  “这样一来就是全票通过了吧。”

  来自副都绝赞离家出走中的大小姐和某位自带猫耳的魔神的意见就算了,居然连来自三塔的新晋教授都就此给予的肯定意见,葵顿时觉得更不好意思了。

  “我,我只是…随意选的——”

  “‘平实见真情’嘛,而且,正好也是适合我们炎之九领特有的乐器的曲子。妾身可是很期待等尤里那家伙回来你亲自唱上一曲哦,葵~?”

  “鹤姬大人,请、请您点到为止…!”

  其余三位女性围观群众纷纷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还好这时风子及时推门进来,送上了九领特产的以团子为首的各种茶点:“哇,好热闹是也!莫非是在争谁的曲子好吗?”

  “没有没有,曲子在这里,风子你看过了如果没有别的意见,就可以寄给莎夏啦,估计是她的话应该会特意编一套舞,说不准过两天还会百忙之中跑来第九领和我们商量……唔姆,如果能够借机和她磋商一下在第九领公演的事情,无疑能极大带动领内的旅游业啊!”

  眼看着第九领主的算盘恨不得凭空都要搓出来了,其他几人纷纷笑出了声。

  

  唉,为什么偏偏是我的选曲获得了一致通过呢……

  最终,葵望了一眼将要被寄出的曲谱,心情复杂地这样想。

  原本在这群由小金豆和大小姐贵族气场里,最有可能和大家的想法格格不入的,身为巫女的我……就这么被轻易地认同了。

  义勇军,大概就是这样的地方吧。

  而从基石开始建立了这样的地方的您…即使不是来到炎之九领也没有关系,等您重新踏上尤格特大陆的土地的那一天。

  一定会是,我等的另一个 容身之处 ,从这片大地上复苏的日子吧。


<五>


  逆光坐在黑暗之中的身影,看似不经意地将某封信用戴着黑色手甲的手搓为一抹飞灰,任它们回归黑暗之中。

  “……他们义勇军最近这是都在干些什么。”

  虽然陈述的语气很平淡,但这股平淡好像是冰层下的细纹,轻轻敲打,就有龟裂的危险。

  所幸那个唯一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人,此刻并不在这里。


  黑骑士其实并不讨厌这封信中的形式主义。

  事实上,他本不该收到这封信。…毕竟他原本在现在尤格特的世界线中,只是个概念上的存在,因此他拿到的这封信,也只是一个概念上的存在。

  如果他没有动 伸手过去 的心思,绝对不能触碰到的存在。


  ……难得想要打探一点和那家伙有关的消息,结果得到的居然是这种结果。

  面具之下唯一能够显露的嘴唇勾出了不满的弧度,但转瞬即逝。

  目前不能帮 那个人 做到更多事情,这一点他和写了这封信、和将要回信的家伙们,恐怕是一样的。

  一想到这点,黑骑士沉默着,在自己所残存的记忆之中,以义勇军的队长为蓝本,开始检索是否有合适的旋律。

  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喜好音律的人,这项工作对于他来说并不轻松,但他下定了决心。


  那时和那家伙交换了…近乎约定一般的言语,至今还像是悬在他手中的蛛丝一系。

  只要这一线希望还在,黑骑士很清楚,不论再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坠入完全的黑暗之中。

  他会注视义勇军队长的抉择,到最后。

  而同时,他也很清楚,那家伙不是那么容易便会被局限,或者与 穷尽 搭上关系的存在。


<六>


  “还真有手快的,这才过去了几天都收了这么多回信了。”

  米西提亚一边熟练地分类整理着拆完的信一边感慨,接着把目光投向了这项工作的工友:昔日的好搭档玛丽娜。

  白袍飘飘的现任公会长想也不想地批评道:“是吧,还有那么多特意寄了加急的,真是浪费钱的举动……虽然,心情不是不能理解。”

  ……好像快点寄出,就能快点把队长他们叫回来一样,虽然是错觉,但是大家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呀。

  “玛丽娜,你今天这样过来处理这些信,孤儿院那边真的没问题吗…?”

  “米西提亚就别担心了,我交代了僧侣公会的同事帮我照看孩子们。而且,就凭以前我们一起在副都给议长帮忙的搭档,论默契和效率应该不会有人比我和你更合适搭档……吧。”

  两人说到这里都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一阵沉默盘桓在副都的收发室中。

  她们同时想起了那时一起工作的菲娜。


  “…虽然也不是那么需要担心,只要年代记管理者的力量还能从这片大陆上感到,就能确定菲娜他们肯定没事的吧。”

  片刻,玛丽娜这样给自己解围,对此米西提亚笑着耸了耸肩:“对于 生命的息吹 啊,魔力的流动啊,这类的查知能力……的确,和你们僧侣比不了呢。也难怪直接窜出去的是凯恩了。”

  “虽然不排除有人会不满意这个安排,但是如果是凯恩去,那也的确只能是这样了。”

  “论资历真是不像话又不讲理的设定。”

  “不如多想想等他们一起回来了怎么收拾偷跑凯恩,会比较有动力继续吧?”

  “说的是。”

  义勇军的女孩子们相视而笑。


  忙完了收发室的整理,走上副都街头,外面已是黄昏时分,两人零零星星地交换着副都与湖都近日的所见所闻,走向了副都的酒馆。

  “说起来我一直想问,米西提亚你怎么想到的这次信里的这个提案的?”

  席间,面对玛丽娜这样的提问,点了酒的米西提亚,不知是否因为酒精的缘故,终于流露出克制不住感情的一面。

  “……这不是我的提案。”她这样说着,低下去的声音中有几分倦意。

  玛丽娜很惊讶地看着她动作不甚利索地在贴身的口袋中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拿出了一张纸,接着听到她说这是凯恩出发前寄给她的,因为是平信,在凯恩从副都动身离开之后过了好久才收到。

  是出于不想让她看了信觉得担心而跟上来吧。


  听了如上解释的玛丽娜,接过信的手不觉有些颤抖。

  见到一瞬间露出这样表情的米西提亚,上次是什么时候,已经想不起来。

  五年的时间。五年的时间——


  像是为了同时消除两个人的迷惑,玛丽娜展开信纸的动作不觉有些粗暴。

  但此刻,明明身在喧闹的酒场,纸张哗哗的微响,却似乎确实地传达到了耳畔。

  

  那张被用作信纸的乐谱,背后被用异国的文字,因为仓促而显得有几分拙劣地,这样书写着:


What if this storm ends?

And leaves nothing.

Except a memory.

A distant echo.

I want pinned down.

I want unsettled.

Rattle cage after cage.

Until my blood boils.

I want to see you.

As you are now.


<Fin.>



篇后废话:

好,铺垫了这么多就为了最后这几篇瞬间的爽几下【够】

所以就让我们按照倒叙的顺序揭一下分别是什么歌好了——什么已经这个点了,改天扔评论里【吐血】


凯恩的选曲反正有歌词就直说了,是Snow Patrol的《The Lightning Strike (What If This Storm Ends?)》,初次听这首其实是来自米帝的某个军事题材影片的剪辑,嗯,也就是所谓的征·兵·片,编曲给人很宏大的感觉,所以虽然没记清歌名但记住了旋律和乐队名,所以很顺利地找到了。


然后也是最近重听意外觉得“啊这样的出征曲还真有点适合凯恩君”,而且旋律虽然这么内敛,但是一看歌词……其实,信仰心挺强烈的……好吧我这个队长厨也没有什么脸说人家hhh【被凯恩聚聚拖出去slash


我随便再举两句歌词,随意感受:


Just for a minute.

The silver forked sky.

Lit you up like a star.

That I will follow.


……啧,真是太懂我们痴汉。【够了!


听英文歌没有看歌词的习惯,因为我是自主解释派的,但是考虑到观感,姑且搜了一版歌词翻译看了一眼……我觉得翻译的emmmmmmmmmmmmmm,不能说有问题吧但是的确也不能说完全没问题,虽然自主补充成分在歌词翻译里属于正常现象,我自己又觉得没水平把自主解释翻译出来,让我们只可意会【。】


最后,如果要论队长的女性‘箭头’里面我偏爱哪几位,答案是鬼巫女葵和菲喵。

然而菲喵后来被阿官扒拉去和姐姐百合了,所以我就全力给葵太太的恋爱打call好了【喂】

虽然我觉得看七巫女的cs,葵对队长的感情,与其说是乙女心,不如说是某种倾慕了。

而且看完整条cs,给我感觉最好最可爱的反而是表现最为矜持的葵,所谓的剧本用力过猛,就是这样的吧【←请无视这个葵吹】


不承认第五篇很强行,我就是要写光暗,不然这不王·道·rpg……反正这个挂嘴边的梗阿官自己都玩坏了,来啊我们一起放飞自我啊~

评论(5)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