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义勇军剑与盾组中心】行ってきます / 我出发了【p2】

篇前废话【!】:

我居然还是把这坑填了!虽然姿势非常的自得其乐

p2完结,我做到了,耶【安详】

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和p1没什么太大差别。还想写深海少年梗


     ————————————————————————    


  原本只是从凯恩微笑的唇边飘落的,这句带点慰藉性质的自言自语,竟然获得了意想不到的赞同,凯恩一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循声望去,前方密林中早已等候在此的几道人影让他大吃一惊: 

  “…你们几位,这是…?!” 

  “作为森妖精的代表,来照应你小子呀。虽然本来说我一个人来就够了,毕竟你赶时间。但尤歌特大人怎么说也要同行,所以又加上了护卫的卡尔涅罗。” 

  自诩代表的千河族长说着,和身边的两位同行者交换了一下眼神,接着轻车熟路地继续招呼起来:“来,把马换了,物资啥的也重新装一下。你这匹白马倒还真能跑啊,等下让卡尔涅罗先牵回去替你照管两天。等下次回精灵岛,你再牵去。要是不来,可就不还了!” 

  “族长,请您不要说笑。”一旁的年代记的使徒面不改色地率先回击,凯恩则一脸认真地反问:“回程应该从海风之港下船就会回来这里,到时候能不能麻烦族长另外再备一匹快马?”

  “自然没问题。不过接到人之后回去也就不用那么急了吧。” 

  “那可不行。在等着队长的人还有很多呢。” 

  毫无迂回的表达方式,同时也含着年轻的骑士那样直白而热烈的隐念。 

  …比起能够和义勇军的队长独处,凯恩选择了能够更早地回到过去的集体生活之中。…虽然,也是当然的吧。 

  在目送凯恩道谢过再度疾驰而去的背影消失在林间小路的尽头之后,尤歌特带着这样的思索,倾身分别向两位同行者说了些什么。 

  “…明白了。在他回到这片大陆之后,我便会即刻动身回到义勇军的队伍。尤歌特大人,您也要多多保重。” 

  “没问题,在这条路沿途修建旅人休憩点的工作就交给我们千河吧。希望尤里那小子,能早点用得上这些啊,哈哈哈。” 

  尤歌特闻言,也不再说什么,她感到既欣慰,又有些疲倦。在林间的树荫下闭上双眼略作休息,却仿佛感觉到脑海中一幕幕关于她与义勇军的队长初次相见的画面,不知疲倦地席卷了过来。 

  “…也许很快了,尤里大人。” 

  这声微弱的自语,最终无人听闻。 


<Ⅳ>


  “这…怎么是你…不…但这怎么会……” 

  说不清是因为赶路的口干舌燥还是确实因为过于意外一时舌头打结,面对眼前的来人凯恩反应困难地磕磕绊绊,然而对方并不介意,自顾自地开始随手检视他的武器装备情况: 

  “笔头和姬本来都很想亲自来,義景也是。但你赶到港口的时间确实没有那么容易预料,所以我这赋闲人士就荣幸地做个代表。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印藤,来。” 

  伴随着这声呼唤,一名披着白色斗篷的高大鬼族迅速从海风之港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闪身出来,一手拎着的满满的是一兜手入武器的工具,另一只大手拍了拍凯恩的肩膀,示意凯恩把行李交给他来提。 

  “…啊…印藤。是你啊。” 

  看到对方点点头,接着居然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嗯”字,骑士先生的张口结舌这才得到了缓解,虽然他不禁觉得在这两位港口来客的面前,自己五年前后的变化怕不是并不明显。 

  结果还是一样无法猜透—— 

  “…谢谢。不过啊…義嗣,你这样外出…真的没问题吗?” 

  这位领主大人的心思。无法猜透啊。 

  “在凯恩看来,我现在的状况很成问题…?” 

  第二领主闻言只是淡然一笑,纤长的鬼族的手指自上而下地分别从头上的斗笠到身上的外披逐一摸索下来,接着接了下去。 

  “都过去五年了,这义勇军的担心病还是未变。印藤今天也是如此,不过这样也好。这身其实就是我日常外出到这港口来的行头。” 

  “…什…你的意思是说,你其实经常像这样外出的吗??” 

  听到这个回答凯恩头顶的问号更多了,他只能跟在这两名白衣飘飘的鬼族身后拐进了海风之港的一条小巷。 


  “哟,鬼族的小哥。今天亲自带了客人来吗。来,接着。” 

  “谢谢,今天也承您照应了。一早的苹果,卖相很不错。” 

  看到第二领主信手接过住了扔过来的两个苹果,并眼神示意他也做好接的准备,然后向着巷口的蔬果摊摊主伯伯聊了几句家常,凯恩一时在对『鬼族的小哥』这个称呼感到不适应的同时,转念又一想,这样的对话也许…以前在第二领的田间地头也是会发生的吧。 

  第二领主确实很擅长融入气氛,不论是什么样的气氛。所以有时难免会觉得难以判断他是否真的乐在其中。 

  虽然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凯恩觉得大概不用担心他的身体问题。海风这个疗养地,有着最清新的海风,和各种族杂居最开阔的胸襟。 

  …剩下的要担心的,大概是他个人的安全问题。虽然… 

  看了一眼默默跟在身后的印藤,凯恩除了在心里感慨了一句他大概是长得更高大了之外,也不觉暗自好笑:这个替第二领主操心的毛病,怕不也是从队长那里接过来的。 

  一路走向巷子的深处,和几家临街的店家逐一打过招呼,一行人总算走到了目的地。 

  待凯恩扫了一眼了落脚的那家店铺的名字,他仿佛很懂,又仿佛不懂地扭过头看向那位尊贵的白鬼。 

  但義嗣只是静静地沐浴着凯恩的惊讶,并没有主动解释的意思,骑士先生只好生硬地直球发问: 

  “…这里…是你的店铺吗…?義嗣?” 

  “正是。…呵,凯恩,你确实变沉稳了。如果是五年前的你,会直接问我这里是不是一家刨冰店吧。” 

  “唔…!” 

  看到被说中内心所想的凯恩一时梗了一下,第二领主的语气带上了笑意。 

  在这个海港城市的晨光和微风中,银发红眸的鬼族青年摘下了头上的斗笠,与五年前并无二致的高马尾,粼粼地摇曳出柔光。 

  “欢迎来到我的鍛冶工房。凯恩。稍后你的装备就交给我和印藤稍作打理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是炎之九领工艺的鍛冶店啊。” 

  闻言,凯恩迫不及待地从半开的门向其中扒望,结果目光和在店内留守番的疾风撞了个满怀: 

  “疾风也在…!…唔喔,这里还真的是个工房啊。” 

  “看样子你与吾主一行已经顺利接头了,凯恩君。吾主,欢迎您回来。” 

  海风之港的鬼族鍛冶工房『氷り』,在这个与平日并没有任何不同的清晨,静静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啊,也就是说,你们一开始就知道我大概要搭哪班船离开尤格特了吗。虽然我确实非常感激大家一路以来的照应…” 

  凯·行程原来已经被大佬们算尽真是喜忧参半为什么没有人预先告诉我一声·恩率直地用一声叹息表示了心累。 

  “惊喜这类的东西,你们圣王国的人类,不是蛮推崇的吗。”

  正在擦拭着剑身的第二领主侧过头来看他,但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怠慢。

   “啊哈哈…这样说起来,稍微有了一点点其实我们五年没有见面的实感了。”

   “…是这样吗。”

  凯恩目送着闻言若有所思的義嗣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扭身进入了店铺的里间,正准备低头抿一口初泡第一过的厚情茶——


  “虽然早就说过,对你会有普通的来店方式不抱有任何期待,但是每次都这样的话,果然还是有些令人困扰。来,跑了一身汗吧,这个给你。”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你不是每次都好好地接下了爸爸和妈妈的吗。看在吃的的份上,小气领主!”

  ……在七尺咔嚓好几道刀刃分别从原本抗拮的位置纷纷架开之后,凯恩打量着盘腿坐在自己对面,正在大口生啖刨冰的佐伊,一时间好半天接不上话。

  “凯恩!你别急,等我吃完了我们就走!”倒是对面已经有些脱去了稚气,但狂气依旧的小丫头,头也不抬地给了他这么一句。


  凯恩回想了一下刚刚的画面:一道黑红像是青天白日崩裂开的一道空间裂缝一样,炸裂在第二领主看似毫无防备的背后位置,他坐的离现场最近,因此下意识就抄起的手边唯一能当做武器的刀鞘拦了过去,一时只听刃铁相击的清脆鸣响,中间还混着他手里剑鞘被弹开的声音。

  是義嗣,身也未回,手里拿着刚帮凯恩打理好的长剑,看也不看地反手一击格挡。

  而跟在不速之客背后的那两位就比较精彩了,一个居高临下之势拎小鸡的印藤,和一个面带微笑但是一只大手已经搭在她头顶上,以至于那笑容中的温柔仿佛也化作了压迫感的疾风。

  “義嗣!我来接人了!”最终,还是已经被领主大人的两名忠犬定格当场的罪之大陆少女·佐伊中气十足的叫喊结束了场面的尴尬。

  第二领主神色如常,顺手从凯恩手里抽去了剑鞘,落下一句“知道了,稍候片刻。”,反身继续向屋内走去,两名家臣各自撤开阵势,而佐伊,稍稍寻觅到空隙便溜到了屋内的主座,一盘腿自在地坐了上去。而接下来不紧不慢复又出了房间的義嗣,一手把结束了手入的长剑交给凯恩,另一手里端着的不是别的,正是,一碗刨冰。

  察觉到凯恩询问意味的目光,在一旁坐看佐伊大快朵颐的第二领主并没有说话,家臣势力的两人则是惯常地保持着沉默,这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闷头吃的佐伊从已经半空的刨冰碗里重新抬起了头:

  “怎么啦你们几个,怎么都闷着,你们的嘴又没被占上?凯恩你不来一碗吗,第二领的特制刨冰。”

  “……我就算了。”很是心累地扶了一把额头,凯恩最终谜之自觉理亏地移开了目光。

  最终也并没有搞清,这里到底是真正的冶炼店,还是真正的刨冰店。

  虽然,还是被旧友的套路耍的团团转这一点,五年后也没有变,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吧。

  如果是队长的话,是能够看破……第二领主的心思的……吗。


<Ⅴ>


  字面意义地乘上了大船,立在船尾向着海风之港的方向眺望,可以看到那三名鬼族白衣的身影久久不曾离去。

  凯恩突兀地回想起第一次从这里离开尤格特大陆时的场景,接着打量了一下自己在甲板上的位置。

  已经回想不起来,那时自己在人群中的哪个位置,但是如果说队长当时的站位…应该,大约在这里。


  才意识到自己一路急行军,几乎都没有时间考虑到对于前路的某些担忧的义勇军之盾,站在了现在已经成为空想的,曾经那年队长站立的位置旁边,轻轻地耸了耸肩。

  ……不论是 这个想法过于不符合义勇军的风格 也好,还是 绝不会允许那样的未来存在 也罢。

  凯恩近乎执拗地拒绝设想,没有 那个人 在的未来。

  如果没有这份乐观的话,他自嘲,却也自认,即使有队长的嘱托在,他可能还是无法坚持出这五年的时间。

  虽然在这五年中,他的脚下也延展开了新的羁绊,让他不能够轻易改变作为公会长身份,如同以前一样轻装上阵的羁绊。他猜想或许队长也是同样。

  即使如此——

  如果是因为那个人的事情而放下这一切,是不会被责备的吧。一路上那么多仿佛理应如此的照应也好,不断增加的要托他带给队长的话语也罢。

  作为义勇军的盾,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简单,却也是最重要的事情。


  “……队长,我出发了。”

  骑士这样轻声的自语,消融在见惯了无数离别与重逢的港口,那咸腥而缠绵的海风之中。


 <Fin.>


篇后废话时间:


写二领那一段的时候正赶上他在五年后主线冒头,克制不住了!

然后忘记爸妈刀叫啥名儿的我特意让群里聚聚去给我查了一眼,竟然……叫佐伊!已经是个骑空士的我表示那一段写的我串戏爆炸了好吗!

不论是哪边的佐伊佬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够了】


其实结尾我是想要塞刀片的,塞点弃坑play刀片不就非常好,虽然我自己也是看到总帅cv确定这次才又跑回去登录您c的虽然总帅那v2卡面真是一言难尽但是能出就行了没看我们露易泽姑娘的卫星都快出银河系了ry

……其实总帅这卫星就是银行系外突然撞过来给撞坏了的质量吧【忍笑】


其他的,就…其实我已经开始梦到队长登上骑空艇的梦了【捂脸】

这个号可能不定时还会产您c的粮,其他您蓝的搞事我们就,隔壁的分身见❤

原谅我后记都在bb您蓝【虽然我对他家今年的白情也十万个差评】,因为对于我…确实您c还能bb的内容,不是很多了【。】

姑且等一个1300w,还有新章的菲喵,就这样~

评论(6)

热度(11)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