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兽耳和角并不冲突

+篇前attention:

并不知道怎么打tag比较好,但是还是打了,另外cp倾向只要原作有梗我就通吃,但是二爷身边围绕着的箭头为什么都是同性…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问segay_(:зゝ∠)_

如果最后一个tag看不明白,请务必玩玩看 妖精战鬼 这个chain w 啊,炎九外传也可以哦


——————————————————————


  由于在供奉守护神的仪式过程中似乎出了某些差错,炎之九领的鬼族们一夜醒来,纷纷发现自己长出了兽人大陆的兽者一样的耳朵和尾巴。

  还好因为大家都变成了这样,所以反而不会给日常带来什么困扰,大部鬼族还是该种地的种地,该斗殴的斗殴,只留得九领的术师和巫女们急得跳脚。


  “兄者!你这是猫耳吗?还是狐狸耳?”

  第二领的战鬼小朋友抖着虎耳扑过来就是一个熊抱……不,也许该说是虎抱,带着环形虎纹的尾巴已经绕到了自家兄长的腰上。

  “我也没搞清楚……不过,应该和你一样,是猫科才对,我们是兄弟啊。”

  摸着自家弟弟的虎耳,听到他喉咙里下意识传来舒服的呼噜声,第二领主大人也不由得下意识看着他缓慢地眨起眼来,银白色的耳朵轻轻抖了抖。

  


  不过第二领主大人还是隐约觉得有什么放不下的样子,当然,这不是指并不清楚自己的毛茸茸耳朵是什么品种这件事。

  独自思忖了一阵,还是没能想出个所以然,领主大人一时决定换个思路,于是安排好工作就走去了义勇军驻地的大营,本打算和义勇军一行相约去讨扫魔物,顺便还能和万年无口的队长聊上几句天。

  队长是他日常生活中不多见的和九领完全的 无关者 ,而且口风紧的不能更,所以领主大人一向很放心和他聊聊第二领的事情。

  ……但是说到口风紧、不是有一个比他更紧的人吗。

  一想到这个,领主大人感觉不能耽搁,直接就冲到了义勇军驻扎地的队长大营里。


  “怎么了,这么急。”

  队长正在帐篷里擦拭装备,看到直接冲进来的第二领主的身影,脸上并未浮现意外之情。

  “…我想问问,在义勇军队伍中的鬼…有没有受到九领这次波动的影响。”

  领主大人微微喘息着,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努力让话语听起来不带什么波澜。

  “有。”

  “那——”

  “他的话,正是你所想的那种情况。”

  一旁飞着的小妖精感觉完全插不上这两个人的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队长把领主大人送出帐外,一边塞给他一块不知道什么东西,一边还在给他指方向:

  “就是那边的那个帐篷,如果他没有出去的话。”


  “万分感谢。”

  余音犹在耳畔,但说话的人已全然不见踪影。

  追出来原本想问个所以然的小妖精这下更是好奇心满满,然而他那读空气力爆炸的好亲友并没有解答的意思,听到他聒噪地开始各种发问,只是轻轻地做出了“shh”的手势,并且,叫住了他要追过去看的打算。

  “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啦!你总不至于一点点都不告诉我吧!”

  听到小妖精最后放弃地死命捶他的背表示不满的这一句,队长终于微微一笑着开腔:

  “是因为…”


  “……!!”

  听到帐篷帘子突兀地被掀得纷飞的声音,原本在角落里收拾东西的某位流浪的剑客先生,暗自握紧了就立在一边的武器,然而看清来客之后,他惊得瞬间就让手里的东西脱手砸在了脚上。

  “你没事吗?!……如此便好。”

  那位来客在开口前就已经扑到了他的怀里,送来了一个满满的,非常不符合他风格的熊抱。

  ……是的,原本没事的,但是现在——

  剑客先生觉得自己脸上烫得像是要烧起来,心跳也是完全按耐不住加速度一样迸发中。  

  “…、……??”

  “啊啊…是我太冒失了。印藤,抱歉。”

  仿佛‘听’到了剑客先生一如往日不开腔的打招呼方式,来客——第二领主大人也被他的‘语气’沾染上了几分局促,想了想,递来了刚刚队长塞在他手里的东西:“这个是,刚刚你们队长要我拿上的——唔?”

  是块纯白色的布,当做手帕似乎有点大,领主大人一时没有摸清队长的门道。

  “……”

  然而剑客先生是明白的,虽然胸腔中激烈的心音还在对他的无口进行抗议,他红着的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

  用法,也许是这样的。


  如果不是剑客先生接过白布在他额头上蘸了蘸,领主大人一时还真没发现自己已经跑得满头是汗,而对方的这一举动,让他油然而生旧日主从间的怀念感。

  “我果然还是…啊啊,没有什么。”

  这样说着,顺手在剑客先生那对显眼的兽耳上摸了摸。领主大人对于自己真正想说的话感到有些难得的迷惑,但当‘听’到一旁的剑客先生接下来的话,他忍不住也笑了,“印藤也变成了这样子呢。……嗯?…可以的,你想摸的话。”

  “……!”

  剑客先生下意识地咽了口水。虽说,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突然重逢的喜悦,因为领主大人的那对耳朵看起来手感好得奢侈,还是什么更加复杂或者简单的感情——


  总之,至少要压制住这双手的颤抖才行!起码,在摸向那位大人的时候…!

  “印藤…你的兔子耳朵在抖啊,还好吗?”

  “……///……!!!”


  时间回溯到稍早。义勇军队长的帐外。

  “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啦!你总不至于一点点都不告诉我吧!”

  听到小妖精最后放弃地死命捶他的背表示不满的这一句,队长终于微微一笑着开腔:

  “是因为…”


  “兔子如果觉得寂寞了,就有可能会死掉。”


【Omake:

  “尤里,印藤说谢谢你的手帕,等他洗一下再还给你~”皮利卡坐在队长的肩头传话,对面是面红耳赤地拿着那块白布的某种豆战士。

  “别客气,我自己来吧。”然而他还没反应过来,队长已经媲美抽积木一样快狠稳准地从他手里把布抽走,挥挥手就走得不见人影。


  过了一会儿,义勇军驻地的某个无人处。

  “→_→喂喂喂,尤里,别告诉我你真要……”

  “嘘。”队长简短地吐出了这样的一个音节,然后把那块所谓的白布系回了它往常的位置。

  ——胸前的领口处。


Omake的Omake:

  “呐呐,玛丽娜→_→既然你当年是兔子角的当班,我想问问你啊,兔子如果寂寞了,真的会死吗?”

  原本正在忙着收衣服的玛丽娜听到小妖精这样的问句,不免停下了手里的活,她那一袭白色的僧侣袍,在随着风翻飞的衣物中的映衬下,显得身形分外娇小。

  嘛……当然,不包括‘某个’部分。

  “虽说你们不知道从哪里得出来这个结论,不过显然这是胡说好吗。它们自己可以玩得很好,是可爱、独立又精力旺盛的小家伙❤!…啊,好久没有摸到它们了,说起来还蛮想有机会揉揉的。”这样说着,平素一派严肃神情的女性僧侣,眼中似乎有心形要冒出来,接下来似乎还听到她喃喃着“为何副都只有猫咖却没有兔咖呢”之类的句子,不过皮利卡已经吓得马上飞到印藤的帐篷里高叫“哇哇哇印藤!这两天你绝对不要出门乱走!很危险!!”

  ……姑且不论义嗣大人,连皮利卡都…?

  剑客先生这样想着,忍不住侧目打量了一下自己的长长的垂兔耳。


Omake的Omake的Omake【有没有完!】:

  “你们这两天不要来烦葵啦!她正忙着想办法呢!”

  听着某秘传巫女服少女挥着鬼剑在门口驱散来问询的人群,鬼巫女葵坐在屋中,捧着茶暗暗地叹了口气。

  茶水的液面上,映出了自己媲美九尾一样长长的银色耳朵。

  不过鬼巫女的犹豫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守在门口的那位剑士少女接着就推门进来,一脸邀功地坐到了她身边:

  “我把他们赶回去啦,葵就放心吧。真的是,自己想不出办法还要来捣乱好烦人。”

  那样明丽的笑脸顿时让葵的心情得到了显著的好转,但想到目前还是没有进展,她的语气又带上了歉意:“实在麻烦你了,阿龙。”

  “别放在心上,你也别太着急了,是葵的话总会有办法的,我们都相信你哦。”

  这样说着,少女突然低下头,闭上眼睛,用脸轻轻地从背后蹭了葵一把,然后说着“加油~”就从房间里跑出去了。

  这一蹭很小心,没让角引发意外,但是耳朵却不可避免地在葵背后扫过,痒痒的。

  看着那孩子映在纸门上的影子那显眼的虎耳轮廓,巫女大人在那一瞬间突然产生了有点危险的错觉。

  ……也许就这样下去,也不错呢。】


【fin.】


+篇后吐槽时间:


我终于把这篇矫情完啦_(:зゝ∠)_本来说只想开个头写写二领兄弟猫蹭蹭结果脑洞停不下来了,特别是最后一个omake完全是预定以外的产物,因为展开都很纯洁所以请不要打死我_(:зゝ∠)_

po主是个猫科厨所以里面加入了很多猫科梗,比如说:


喵科用尾巴绕着表示依恋和占有欲【弟弟桑→二爷】

喵用缓慢的眨眼动作表示喜欢【二爷→弟弟桑】

大喵用闭眼的贴脸蹭表示完全的信任【鬼萝莉→鬼巫女】


喵呼噜太基本了我就不用写了吧……其实如果是狼耳的话我知道有个大嘴湿吻的梗不过那个难度太大而且太湿了所以算了hhh好奇的人可以自己去搜。


兔子寂寞就会死那个梗,的确是假的-w-不过我也不知道其余同类怕不怕寂寞,应该只是不会死而已,所以有同好的话还请不要大意地来找我玩!【捂脸】


关于为什么并没有大爷和疾风的事儿……疾风肯定是犬耳没跑,但大爷…………狼耳吗|||因为决定不了又不好意思光不带大爷一个人玩所以干脆都不写了,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我就偏心眼+懒了【你


会给大爷单独写一篇大的,所以不要在意细节,毕竟本篇剧情里最不缺梗的就是这俩,各种不忍直视官逼同死→_→


最后,这篇里其实微妙地夹带了队长→二领,但是队长才不会那么痴汉呢!请把这个ooc算在我这个痴汉的头上^q^就是这么回事


说起来其实鬼萝鬼巫女真的挺萌的呀/w\虽说我真的是突然想到这个展开但是好萌呀【够了


评论

热度(2)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