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天降系与幼驯染【p1】

+篇前attention:

只是篇野生的同人片段,惯例… 那位大人 中心

原本是当年幼驯染疾风君实装前夜的鸡血,然后越抻越长……

其余看tag。以及如果读到了tag之外某位隐隐的箭头,这锅,我背。

——————————————————————

天降系与幼驯染

副都的郊外,起始之村的附近。
天高云淡,不过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这样怡人的天气,应该是拜昨夜的阵雨所赐。

“呐呐义景⊙▽⊙!听说了吗,最近要加入义勇军的战士里,有一位是你哥哥的幼驯染啊!”
听到某只小妖精这样穿过义勇军晨练的大队一路嚷嚷着飞过来,义景有点莫名地把练习用的虎彻暂时性收刀。
“…兄者的幼驯染?”
“嗯,是哟~你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为了避免显得太不稳重,义景深吸一口气,把原本要冲口而出的答案摁回去,用五秒时间快速地回忆了一个遍…很好,似乎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兄者的幼驯染,不就是我吗!”
义景桑,直球answer出击。
“…诶…?!”


“唔…怎么办尤里?我们要顺便给义景科普一下什么叫做幼驯染吗?”
皮利卡飞到刚好在义景身边练习挥剑的队长身边,小声地叽咕着,不想那只听力奇好的银毛小刺猬嗖地三步并作两步就凑了过来:
“我知道的啊!这还是我们九领的习语来着。幼驯染不就是一起长大的同伴吗,我的确就是兄者的幼驯染啊。”
“…义景→_→你啊…话可不是这么说——”
“不,皮利卡。义景说的没错。”
难得队长开口,一边原本还在辩驳的两只小动物顿时就不说话了,俩人一起瞪着大眼等队长说完。
队长似乎很满意这个效果,不知是否故意,总之,把说话的时机拖了拖:
“……义嗣的确能够称得上是你的幼驯染。不过…反过来说的话——”

“在你们成为兄弟…也就是在你出生之前,应该还有其他人陪在他的身边吧…那个人,应该就是皮利卡提起的幼驯染。”
“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尤里分析得很有道理嘛!…这么说起来,那位幼驯染,应该是在义景记事之前就离开了第二领吧?”

皮利卡的小脸上笑开了充满八卦之情的花,不过还不等他问出心里那一堆比如“所以你们兄弟俩的年龄差到底是多大?”之类的问题,就听身边的义景那笑声中似乎多了一份谜之爽朗:
“好,队长说的我明白了!也许是有过那样的人。按照队长的说法,应该还是我待在兄者身边的时间比较长!”
……这个兄控真的是完全不会动摇呢。
皮利卡不禁愣住啥也问不出口了。
……对和义嗣之间的关系,真的相当自信。
队长这样想着不觉笑了。
他俩互相对视一眼,各自耸了耸肩:

……而且,义景对自己的这种感情,毫无自觉啊。


“既然连义景也不知道,我觉得问印藤他们更没有希望啦,他们相对来说更属于天降系了不是吗~”

看到某位兄控一番壮烈发言之后又掉头安然回去锻炼,皮利卡不好意思留下来捣乱,于是用戳脸的方式把尤里叫去了义勇军驻地比较僻静的地方继续。

“天降系…?”

面对队长的一脸懵懂,皮利卡看不过去地摇了摇头:“尤里你居然不知道啊,就是相对于幼驯染来说,突然凭空出现的——”

“像是拉娜那样凭空打一个雷的?”
“噗~才不是,你听我说完啦!”
“是是,刚刚的是开玩笑的。”
“一点都不好笑!”

队长好脾气地摆了摆手,读懂这个手势的意思是『怪我咯/这锅我背』,皮利卡这才继续说下去:“打个比方来说,我就是尤里的幼驯染,菲娜就是你的天降系了,明白了吗。”

“…唔。通俗易懂,不愧是你。”
“那是当然~毕竟是咱的说明~!”

…队长背对某人的得意颜叹了口气:皮利卡…你以为我真的没看懂刚刚提到菲娜时你那个同情的眼神么…一定是因为…料理的锅吧……

“但是这样说起来,相对于那位幼驯染,义景不就是天降系了吗?”

“没错!不过我想义景那小子肯定是反过来考虑觉得那个人才是事到如今突然插一脚的天降系吧~”

…真复杂啊。那位第二领主身边的事情。

队长这样想着,瞥了一眼自己腰上挂着的刀鞘中的忍刀自来也,不由一阵释然:

……虽说,我也明白,那位领主为何能如此受人爱戴。

忍刀自来也,来自第二领御用工匠的工艺,来自那位领主目光中带有赞许之意的亲赐。

…即使并不是他的麾下,即使旅途中各种神兵利器也见识过不少,当时还是…受到了某种带有荣耀感的冲击。


带着如上感想,当晚,队长终于在副都的小酒馆偶遇了这位出奔的幼驯染桑,他有着侵略如火的剑法,以及一个其徐如林的名字,疾风。

有趣的是,这位在性格上也是如此,一提及第二领主和义勇军的交情,他就激动得不要不要的,听着他一边极力压抑着自己一边对义嗣的近况问东问西,队长觉得自己好似队里多了一位能说话的印藤。

…不,和印藤还是不太一样。印藤对于义嗣纯粹的敬仰之情更多一些,但是这位…目前还不好说…而且这位疾风,应该和义嗣的关系更近才对。如果是能成为义嗣的玩伴的话…说不定血缘上也有关系…?

………说起来印藤什么时候成了衡量二领厨的标准了……我果然考虑得太多了吧,对于第二领的家事。

队长这样想着,不由内心苦笑:

既不是第二领出身,也没有血缘关系,更不是同族…认识的时间长度和其他人相比也基本毫无优势。

……其实我才是…义嗣真正的『天降系』吧。

<TBC>

评论

热度(3)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