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天降系与幼驯染【おまけ】

+防治剧透的废话与分割线:


yes,这篇cp是……官逼同死的双领主。单独看也没问题。

其实想想第二领鬼兄弟也挺…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没觉得那么官逼同死。

果然在我脑子里家人之间放放闪光是很正常的w

↑以及这些废话的真实含义:你问我双领主吃不吃,我回答吃吃吃啊!虽说游戏本体里面大爷cv让segay强行换了我不爽但我不能因此黑大爷啊!

这篇…嗯,我尽力了_(:зゝ∠)_肯定配不上官方剧情那大手,随便看看别打死我……

关于双领主互动,欢迎大家去补第一部drama,我的废话和血槽都完了【。】

——————————————————————


“又在等你那个弟弟的信了吗。”

  轻车熟路信步闲来第二领府上拜访的第一领主大人,看到第二领主时不时飘忽至会客室窗外的视线,忍不住开口打断。 

  “…啊,抱歉。”对面的第二领主那双红色的鬼的眼睛中一时透出了一股迟疑,“首座殿,让您见笑了。” 

  “不会。” 

  果然是说中了。 

  首座对此冒出几分没由来的焦躁,应该是源自于他本人对于『温情』一类的词汇的排斥。 

  鬼是,不需要温情的。那只是会让鬼变得软弱的无聊之物。 

  他不否认自己对于义嗣有着作为对手特别的期待,因此绝不乐见义嗣陷入这样会妨碍到他的泥沼之中去。 

  “近来身体状况如何。” 

  “承蒙您的关心,并无大碍。” 

  客套话…这家伙,明明最近又在逞强。 

  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的脸色和眼底浮现出休息不足的青黑,首座暗自下了这样的结论。 

  那样不健康的颜色经常浮现在义嗣的眼底,淡淡的一线,却不知为何并不让他看起来显出疲态,反而…倒像是他一路同天生的奇症斗争过来的战斗标识。 

  比起那些为了装饰,俗气的描眉画眼,来得不知好看上多少。 

  结束了这样一贯的思索,同时也迎上了第二领主因为不明自己来意而略带好奇的目光,首座终于淡淡地开口: 

  “…那么中意他的话,怎么不留在身边。你这家伙自己默默地连之前他的工作都做了不是吗。” 

  “我希望他能看看更广阔的地方。” 

  何其不假思索的回答。 

  随后,第二领主语气平然地补充:“…他属于那样的地方。我觉得这样,对于那孩子,会是更好的成长方式。” 

  又是…这种眼神。 

  首座没由来的焦躁之情在义嗣的回答中得到了滋养,蓬勃地暗涌了开来。 

  原本以为义嗣最重视的,是家业,事实上从这么多年他作为领主为第二领作出的种种成就来看,结论也莫不如此。 

  然而,等发现他对于自家弟弟的用心之后,这个结论又显著地不能继续成立。 

  首座相信,就算义嗣他那个弟弟提出不继承家业,或者是不再参与第二领内的事务,他想必亦不会不同意。相反,会默默地支持弟弟的选择,守望着他。 

  …就用刚刚那样柔和的神情。 

  首座几乎要冷哼出声,他猜想义嗣这样下去应该就会察觉到他的焦躁,因此急于想换个话题。 

  然而,口中吐出的问句却完全违背了他的本意: 

  “你就不怕那小鬼…会选择九领之外的生存方式。” 

  眼看着对面义嗣的表情由惊讶转为思索再转为带着淡淡的笑意,首座感觉自己那没由来的焦躁好似没有了可去的地方,然而罪魁祸首毫无自觉,带着那笑意说了下去: 

  “那样的话…也没什么不好。他有选择自己生涯的自由。而对于您…” 

  “我们兄弟二人不要联手也是比较好的结果吧。这样说来也许有些吹嘘,但那孩子的成长,在我看来是很惊人的——” 

 
  …这样的,到此为止吧。 

  首座的动作先于他的焦躁,或者说这焦躁终于化作了行动,而义嗣只是静静地盯着他突兀地落在自己肩上的手看,半晌,等不到回答,于是将自己的手也叠了过去: 

  “首座殿…?” 

  “你的道场,现在空着?” 

  “就算不是又如何…您会改口说去晨练的庭院的吧。” 

  “哼。” 

  笔头松开了握肩的动作,却反手拉住了第二领主的手,同时,他结束了正坐,整个人站起身来,带得第二领主也不得不跟着照做。 

  “带路,场地你来选。” 

  “明白了…我一直在等您这句话。” 

  听到这句回答,首座忍不住看向对方回眸的侧脸,那双红色的,鬼的眼睛中那一瞬间闪过的异样的光彩,让他的焦躁于此刻烟消雾散。 

  这才是他所熟知的义嗣。 

  这才是他所欣赏的眼神。 

  无关家业,无关胜败,无关太多太多的烦冗世俗,甚至,无关生死。 

  纯粹的,享受与强者交手,充盈着战意的眼神。 

  …这难道不就足够了吗。这难道不就是自己在第二领逡巡的原因吗。 

  首座笑了。 

  能让第二领主丢下家业和领内事务的东西,其实还有其他。 

  即使他早就清楚这点,每次得到证实之时,依然会毫不吝啬地表达出自己的喜悦。 

  这就…足够了。

【Fin.】


篇后的废话谭:

够个毛线,我还没吃够呢,糖【滚

_(:зゝ∠)_陷入p站如果挖完了怎么办的恐慌之中。

……等等这说的好像我就那么坚信官方不会发糖似的。对,其实我就是这么坚信。就算不是,一年都不一定有一次我也等不起那龟速【。】没有期待就没有伤害,桀桀桀桀桀桀【。】

讲讲双领主,这两位的相处模式我很喜欢_(:зゝ∠)_

→w→以及这一对儿是让很多直男玩家也通吃的,啧啧啧

果然男人之间的忠诚啊友情啊最赞了,啧啧啧

评论

热度(1)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