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三周年相声】听说,火龙冲了炎九庙?

【篇前注意】


本相声根据三周年贤者试炼剧情本的炎九篇二次创作。


角色是大家的,靠谱的脑洞是我们群里的,ooc可能和不靠谱的脑洞是我的⁄(⁄ ⁄•⁄ω⁄•⁄ ⁄)⁄


虽然是基于官方发逗比糖的剧情,但还请千·万不要当做翻译贴来看待233


没cp!……嘿,什么时候见过相声推cp的!【。】

看出cp来的,自己反思一下内心的污浊【x】


有点话唠,满篇都是槽点和梗_(:зゝ∠)_答应我,就算要打死我也别揪我尾巴【你


楼下茶几儿板凳儿收拾好了,愿意赏个脸的,您请好儿(✿◡‿◡)


既然没cp我就不要脸打大tag了怎么样!【。】


————————————————————————


听说,火龙冲了炎九庙?



皮利卡:

ヽ(✿゚▽゚)ノ哎哟,各位玩家大老爷大太太小少爷小少奶奶正太萝莉扶她出┏ (゜ω゜)=☞——……唔唔唔?

哇抓光你干嘛捂我嘴——总之各位,大家上午好中午好下午好晚上好!


队长:

都好都好,都好都好。

赶紧开讲吧咱们,刚刚那再说你也得出去。


皮利卡:

好嘞,麻利儿的!

咱们cc这也是要庆祝三周年了,我和咱们抓光大队长商量了一下,给大家这次整点新鲜玩意儿!

就讲一段相声,前阵子我们刚刚亲眼所见的,《火龙冲了炎九庙》!特好,特新鲜!


队长:

还冒着热气和火山灰呢。


皮利卡:

话不多说,咱们就开始吧。

这个事儿呢,要从咱们炎九扛把子的第一领主首座讲起了。哎呀,那可真是了不得的人物!坊间大家都尊称一声大爷!生得那是剑眉星目,目光如炬,黑发如瀑,杀人如麻,撩人如“啊你个小妖精我该拿你怎么办”,十足的一个霸道总裁范儿!


队长:

他那恐怕得叫军阀范儿。

……得得得停停停。虽然这话他没准儿真对你说过,但你这样让人家玩家得什么想法啊。


皮利卡:

行行行,不提这茬儿!

就说咱们这首座大爷,这天在炎九第一领里坐禅宅着,这正一腔青春热血无处发泄呢。

好么,忽然打西边来了个喇【火】嘛【法】,手里托着个挞【娃】嘛【娃】。哎哟,人家这一来,不是来换喇叭,人家寻思来找第一领,找他本人踢馆来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不挑别的嘿就挑他走!


队长:

还数上数了,不知道以为这挑西瓜呢。


皮利卡:

首座大爷这一琢磨,嘿,真把老子当哑巴了是怎么着。踢馆也行,咱们得按规矩来不是?

得,一看大家都是义勇军里混过的,也算有点缘分,要不然你小子我见都不见,给个八折吧,不让你小子从头玩起了,千代女、左近,陪他练练。


队长:

都在我队里吃了这么久的土豆了,才给个八折!


皮利卡:

→_→毕竟你得说那是土豆,做得再好吃它能有肉长得好感多吗!哭穷别介,谁不知道你小子买起精灵石来自己都能卖喽!

——诶等会儿!你这是要去哪儿…别,别叫菲娜下厨房!我错了!我多嘴!我给你赔不是!


队长:

(微笑)得了,咱回正题。


皮利卡:

→_→好好好、好好好。

再说这火法维尔纳,人称三塔最强小火龙,不介,三塔最强小学…呸,国中生,魔法兵团领衔爱抖露之一!

坊间那也是迷妹无数啊——当然这点上咱首座大爷也不差,但大爷的迷妹姑娘们哪有塔里那群小公主那么自由奔放放飞自我啊。

就说这火法手上拿着那娃娃,嘿,真可爱,哪个小姑娘带着爱给手缝的来着?这叫一个精致!怎么不出周边哪!


队长:

(瞪眼)别,那是梅尔蒂奥尔!


皮利卡:

(愣了愣)

…啊??

………这……这姑娘名字比人更奔放哈,居然和那个变态贤者叫一个名儿!服气!


队长:

(扶额)

我,我懒得解释………………你快继续吧。


皮利卡:

也好!

咱们火法这就不乐意啦,朝着首座大爷一嚷嚷,好家伙,大爷眼睛都瞪大一圈!


队长:

嚷的什么?


皮利卡:

人家火法说啦,如果不是和首座一对一,那就一点意·义都没有→w→他要单独,和首座,两个人独处解决一些问♂题!

矮油喂!这说得旁边千代女小脸一红,大胸一抖的。

俗话唱的好,什么来着——


【场内响起bgm:爱应该一对一,其余人,是多余♪】


队长:

……想不到,你原来是这样的维尔纳。冷漠.jpg。


皮利卡:

简直了!……诶我说抓光,你这表情包拿嘴说着用的?这方子不错面瘫也是有救了。

别瞪我别瞪我,咱们继续。

大爷一听,嗬,这还了得,就说我们炎之九领一向恋爱自由吧,你这打着踢馆的名义两人独处这是哪一出啊?


队长:

他们塔里人,比较会玩儿。


皮利卡:

大爷那儿这么一琢磨这边儿火法等不住了,就又嚷嚷,哎你这九领第一领主,还踏马是不是个男人!

大爷一听也急,这厮想怎么着啊!老子是,你踏马不也是吗!


队长:

得,要急眼。


皮利卡:

当下火法气急败坏掏出来一张羊皮大卷儿就扔大爷脚边儿了,手下们还以为有诈,大爷使个眼色叫他们别动,自己捡起来展开一看,得,全明白啦,吩咐一下左右,把场地准备一下,全铺上大红地毯!


队长:

慢着,你这样别说我不明白,肯定有人得听歪了。

场子里那是谁偷偷在那儿播《费加罗的婚礼》……什么?忘记关手机铃声了?……快请关了。


皮利卡:

别说你们现在听了蒙圈,不瞒大家,手下们也懵!

大爷一看大家都跟大木头桩子似的,一挥手:都准备踢馆斗殴的场地去。愣着干什么,老地方,赶紧的。好,大家四散去铺地毯,大红的。


队长:

……唉,你说他们九领鬼什么毛病,当初主线里火山喷发那次试合也是,场地里那大红地毯,弄得跟真要结婚似的。


皮利卡:

这你不懂了吧,这叫相爱相杀!

弄热烈点说不准就有太太被萌住产起粮食来了呢?

→w→哎还有,那时候菲娜可还被首座大爷软禁着呢,你这是想和谁结婚去?


队长:

……就你话多。那羊皮卷里写的什么?


皮利卡:

诶嘿!这咱们先卖个关子!

大家忙活一顿,总算把场子整好啦。整场子的时候大爷干嘛去了呢?人家不爱闲等着和火法在屋里大眼瞪大眼,得,人家到第二领走一趟去了。


队长:

(撇嘴)

又去找他的小棉袄儿去了!


皮利卡:

→w→诸位还真别说我们抓光酸,第二领主这小棉袄儿的昵称,还是精灵岛的千河大老爹偷偷给起的!

他们为什么会认识又是另外的故事啦。这个如果想听的人多,咱们改天另外讲哈!

说回这位第二领主义嗣,是位翩翩公子,有实力,也有颜值。不仅讨人喜欢,连动物里也有特喜欢他的。


队长:

可不是么。

上次我就抓了一只偶然路过,听见民国肥皂剧剧里人叫声“二爷”就瘫在那儿内心吐血半天的兔子,可惜抓回来让玛丽娜看见,给放跑了,没吃成。


皮利卡:

你还真是不挑肉!

要说这位第二领主有什么明显的弱点,就是身子骨不那么硬朗。还要给首座大爷打点,当个他的副手,也是锻炼出来了一流的收拾烂摊子能力。坊间大家都爱称一声二爷——


队长:

得,怎么到了义嗣这儿就变爱称了?


皮利卡:

→w→哎哟!爱称怎么啦?

也不知道是谁老是带头跑去第二领又修水坝又护送商队又讨伐魔物的!


队长:

(面不改色)

我去九领去的更多。


皮利卡:

(ˉ▽ ̄~) 算了,正好也说到咱们九萌萌。

就说大爷往第二领一去,下人这一边通报大爷一边就大步往里走啊,一到书房,推门就来:‘义嗣,跟我去第一领走一趟。’


队长:

不知道的一听还以为这儿警囚play带回局子里呢。


皮利卡:

这二爷还没来得及搭腔呢,书房里一个脆生生的小女孩儿声音:‘首座,你怎么突然来啦?……你怎么又要和妾身抢人啊!’


队长:

怕是鹤姬。


皮利卡:

没错!

屋里坐着的是咱们炎九的安心又信赖的吉祥物,第九领主九萌萌是也。旁边还坐着她的幼驯染小风子,两个小金豆瞪着玻璃珠子一样的大眼睛直看,心里正寻思大爷这突然干什么来?


队长:

这不,来抢人。


皮利卡:

嗬,抓光你别,弄得咱们玩家以为有什么炎九修罗场呢!没有的事儿!

又抢人,这说的是前两天九萌萌看上的人才又跑第一领去啦。

孩子这几天正因为这事儿心情不好呢,说和小风子一块来找义嗣玩玩排遣一下,人家仨人本来好好地坐在屋里玩花札。


队长:

画面感很强啊。都在边玩边讲九领笔头吧。

头上是那样一个大佬,九领孩子可怜见的。


皮利卡:

大爷解释一下原委,然后又说,义嗣啊,我看这事儿就你靠谱儿,你就跟我去一趟,给我们做个裁判吧。

二爷说那行吧,我跟您去。


队长:

就没见过他跟首座说不行。


皮利卡:

……→_→一提义嗣你话怎么突然这么多。


队长:

你的错觉。


皮利卡:

行行行→_→我想多!

他俩说定了,九萌萌可不干了,我的小伙伴儿你说拉走就拉走,不行!也要去!

风子那肯定是鹤去哪儿她去哪儿,她可是鹤的小影子。


队长:

我看鹤姬跟着挺好。

有风子跟着,更好,更好。


皮利卡:

大爷一想也是,自己拂人性质在先,也不好说什么,得,一块儿去。

一行人是浩浩荡荡回了娘家,呸,回了一领,火法这一看,嗬!你这带了什么妇孺小分队回来了。


队长:

慢着,孺就算了,妇在哪儿呢!


皮利卡:

别在意那些细节!

大爷已经懒得和他多讲,一指二爷,看见没有,裁判;一指九萌萌和风子,看见没有,嘉宾和嘉宾。

斗殴咱们还是一对一,没别人掺和。你放心了吧,赶紧走起。


队长:

可算讲到重点了。


皮利卡:

两方嘿呀一声就开始了呀!

……抓光你别说话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两个人是嘿呀一声,因为大爷他难道是会嘿呀一声开大的人吗!必须只有火法叫唤啊!


队长:

别在意那些细节。

等急了,可以理解。


皮利卡:

…………这护犊子男主也是没救了。(摇头)

接着说啊,说时迟那时快,火法从远处就开始放风筝啦,大火球小火球一块来呀,大珠小珠落玉盘呀——估计他本来是这么以为的,虽然那个盘子大爷衣服挺花哨哒,但是呢!

我们一领大爷,往那儿一站,躲都不躲!太刀那么一出鞘啊,别的咱不怕,先剁一剁眼前这个火球啊,一剁一朵花儿!


队长:

行行行,别拿你翅膀打板儿。看着眼晕。


皮利卡:

火法就在那边一直扔,大爷就在对面一直挥刀断火火不流,动作快得九萌萌大眼睛都快跟不上啦!


队长:

确定不是因为火熏的?


皮利卡:

还别说!他俩斗殴这火是没伤着他俩了,但是火球被劈开以后火星儿四处乱飞不受控制啊。

这不,嘉宾们那边儿看得认真站靠前了,眼看着火星子就要落到到头顶儿!

这时候啊,啪——!!!!


队长:

……你拿嘴啪就好,翅膀真拍坏了没地方补去,真的,皮利卡。

而且我们不是讲评书,是讲相声啊。


皮利卡:

╭(╯^╰)╮哎呀!好了知道啦!

就啪的那么一跺脚,二爷一个瞬步就过来了,手里出鞘的正是当年弟弟送的那把樱花儿绚烂,一道剑风气贯长虹啊,火星子全给吹灭了。


队长:

我还以为是他平a带冻结了。


皮利卡:

(〃>皿<)你这人不能燃一点吗!


队长:

得,我不说话了,正关键,你一气讲完吧。


皮利卡:

这还差不多→w→!

这样几个回合下来,场上斗殴双方都是衣袂和气息毫不紊乱,俩人都还没使出真本事。嘴上还在互相挑衅。

嘉宾席那边裁判二爷和九萌萌小风子说了声你们二位千万不要离开我身边,把嘉宾小萝莉们保护得十分周全。

这边厢久攻不下的火法聚聚喜形于色,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呢!大爷以哼作为回应,气氛真是相当一触即发,没过一会儿,场子里又是陪你去看流星火落在九领上,让爆炸声落在你耳旁。


队长:

啊,突然戳我干嘛……

哦对,因为他们闹的动静太大,我们义勇军好像正是这时候听声音过来围观的。


皮利卡:

因为我们没有小棉袄护体,所以站得远远的就当看烟火和上升气流,虽然大爷那剑气作用对象是火法,这上升气流没看头!

队伍里还有比较无聊的同志们已经开始拿谁会赢进行赌钱!我押了火法!


队长:

我和菲娜押了首座。

菲娜说想象不了那个人认输的样子,老实说我也是。


皮利卡:

说得好像火法认输的画面很好想象似的!


队长:

……这倒也是。


皮利卡:

我们义勇军这一边围观一边聊着天儿,场内还在一边投接火球一边互相嘲讽。

你们这踢得是友谊赛吗??人家鹤姬在场边都看得有点累了,直问这切水【huo】果【qiu】单人挑战赛不看了我们回去打花札行吗,就算是真看人家切水果,果汁儿溅身上了起码不会烫出一个洞吧!

二爷苦笑着说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真不行啊,姬。我是裁判我不能走,可我不带着你谁来保护你俩从这个人间地狱全身而退呢。

眼看比赛早早进入辣鸡时间,突然,就见火法聚聚唇边勾起邪魅一笑!


队长:

鸡皮疙瘩.jpg


皮利卡:

接着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火法把火球术以超高密度的连发,朝着首座大爷攻了过去!

连成一线的火球们好像构成了一条火龙,直冲炎九笔头的庙门!


队长:

……所以这一幕就是标题的来源是吗。


皮利卡:

虽然场面一片混乱所以我们义勇军没看清他到底怎么做到的,但是当烟消了云散了大地震颤了之后,大爷的身影依然屹立在那里!


队长:

虽然冒热气了,但是还没熟。吃货们就不用问几分的了。


皮利卡:

一片苍茫八分熟的大地上,首座大爷笑了!

你们猜他那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队长:

(歪头)

………………‘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皮利卡:

So damn right!

所以你们这些玩家,一颗赛艇,别再说大爷龙傲天了,他只不过是霸道总裁而已!


队长:

恕我直言,还是龙傲天说出去比较好听吧?!



————————————————————

【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真的看到这里,但是看到这句话的瞬间,恭喜你,掉坑里了。
关于后续,某因为太神烦暂时省略姓名,一登场就技惊四座撩♂起对垒双方如空手劈山的故事…

官方还不发浴衣糖我觉得我没动力继续了ヾ( ̄▽ ̄)

看完31号生放除了某人去了现场之外万念俱灰。我就不信了这官方还能奶的起来?

↑有本事打我脸啊,魂淡sega】

评论(1)

热度(1)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