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锁链战记·殿堂组】大白兔奶糖

篇前废话:

  其实我、超·级不擅长起文章名字的【。】,所以直接来简单粗暴吧世界再见!【boooooooom


  所以如题这就是个自产自销可能有酥【苏】的糖,大概全是短打,我已经,没心思弄长篇了【看着手里一堆坑


  什么是殿堂组?……啊,就是被sega network官方大傻〇直接划出去不允许投票的那三位,也就是往年的人气前三的一个统称,队长桑【默认名=尤里】,第二领主义嗣殿,刻印者维尔纳君。为了显得方便,就捏了个组称。在这里没有cp向,就这样w


————————————————————————


+殿堂喵喵?


  侧面用黑色马克笔大大地写着“殿·堂”两个字的瓦楞纸箱子里,有三只花色各异的小喵星人盘踞其中,一只很好动地在玩旁边静静趴伏着的那只的尾巴,一只只是趴着,表面上任由隔壁玩尾巴,但时不时就要动一动,就是不让那个调皮鬼称心如意,另外一只则安安静静地在自己舔毛梳洗。


  如何教第一次来我们cc猫咖的撸猫群众【?】马上区分它们?如果突然这么问,或许会让不少熟客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其实,方法有很多,今天就先教给大家最简单的办法。请和我一起,站到纸箱的周围来——


  好的,就是这样。正好,cc猫咖的下午撸猫标准时间也到了。


  直接一个喵箭步蹦过来,用连打带咬,把你的手完全霸占着示意“快点来摸老子!”的,是火法喵;


  舔毛梳洗完毕,迈着喵步不疾不徐走过来,银色的被毛闪着奢华的柔光,让人上手摸起来都不禁小心翼翼的,是二领喵;


  并不着急移动,只是用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静静地盯着你,让人心生怜爱忍不住就狠狠揉了一顿的,是队长喵。


  ……ohhhhhhhhhhhhhhhhhhhh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咣当!


  cc猫咖撸猫部领班,白兔砸,卒。


————————————————————————


+甚平背后的故事


<甚平:【名词】

(男子或儿童穿的)和服式夏季短外衣。(男性あるいは子供の着る和装のホームウエアのひとつ。)

例句:

甚平とは、半袖・筒袖で丈が短く、襟先と脇についた紐を結んで着る着物。/甚平是短袖或筒袖长度短,系上领子处和腋下上的绳子穿的衣服。

【以上资料来自沪江小d】>


  这大概是……炎之九领因为某个古老的封印意外崩坏,导致九领全境媲美百鬼夜行一通大乱时候的事情。


  “哈?为什么我非得做这种事不可啊??”


  低头打量着身上的甚平,来自贤者之塔的魔法兵团长那布满刻印的脸上浮现出一目了然的不悦神色。

  “维尔纳殿,这是按照您的意思啊。‘一定要换掉衣服的话,至少要轻便一点的’。这是您的原话吧。”

  “……”

  “…虽然是那么回事……可恶……尤里你小子别看着我不说话,刚刚你那绝对是在笑吧,啊!”

  被叫到名字的义勇军队长没有任何辩解的意思,直接一根食指比到了说话人的嘴边。

  “…不要那么大动静,会很显眼。”

  “啧。”

  在维尔纳撇嘴的工夫,一边隔岸观火的第二领主不慌不忙地切入了话题:“二位,还记得此行的目的吧。”

  “那是自然,让我们速战速决吧!你们炎之九领,真是很热啊!”

  队长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点了点头。身上所着的深茶色万筋柄浴衣,几乎让习惯保持沉默的他融进九领的夜色之中。

  打量着两位‘外援’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各异的态度,义嗣心下觉得有趣,嘴角的弧度不由也缓和起来。


  “…在行动之前,先带你们二位去夏祭的摊位走一圈,熟悉下地形,稍微吃点东西如何。”

  “啊…?虽然我是没意见。”

  原本杵在一边还觉得不自在,正在时不时扯扯自己甚平裤脚的维尔纳闻言愣了愣,尤里则简明地答了句“既然你这么说了。”,不过眼神中也有些疑问的成分。

  两个炎之九领的外乡人不约而同地看向第二领主,只见他将原本侧戴的狐面面具戴正,最终只露出红色的鬼的眼睛,和他那尊贵的二本角。

  既然委托人【之一】带头干掉紧张感,为什么不呢。

  …和我们这些外乡人一起,像这样在祭典上溜达的经历大概对身为领主的义嗣也很难得吧。

  虽然两人各怀心思,还是很快就释然。

  至于兵团长的下一次炸毛什么时候上线,那时的三个人都没有察觉到这其实是很快就会发生的事。


  “由我去买就好,毕竟你们现在也算是炎之九领的客人。”

  听到第二领主这么说着走向祭典摊位的时候,尤里本来想接一句“你太客气了。”跟上去,突然琢磨到说不定义嗣正乐在其中,再考虑一下义勇军的财布状况【。】,他就道了谢之后老实站在原地默默等着了。倒是维尔纳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不知怎么的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兜子线香花火。

  据维尔纳说,这是他走在路上看到几个炎九的小鬼要玩结果谜之打不着火,顺便用魔法帮了个忙之后那群小鬼送给他的。

  听完这些,队长不由在心里默默给维尔纳摁了个隐性的孩子王属性戳,正想着,维尔纳已经从兜里掏起了线香来。

  “……?”

  “那群小鬼给了好多这玩意儿,为了不耽误之后的战斗还是找个地方都给点了吧!尤里,你也来帮忙!”

  ……看来这边其实也乐在其中啊。

  尤里寻思着要不要等义嗣回来之后一起,就见第二领主已经买好了吃的,招呼他们过来——


  “给我等等、为什么义嗣你跟尤里的都是铁板烧,我这边却是棉花糖!”

  “哦呀,不合口味吗。以备不时之需我还给您买了章鱼烧,维尔纳殿。”

  已经领到了一份铁板烧的尤里犹豫着要不要偷着笑一下。怎么看义嗣这都是故意的。

  …是为了和维尔纳的甚平相配吧,儿童画风什么的。虽然义嗣应该不会说出来,而维尔纳也只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应该想不到这违和感的原因。

  早就见识过第二领主的‘坏心眼’之处的义勇军队长耸耸肩,最终决定通过提醒趁热吃改善一下气氛,就见维尔纳一脸不服气地咬了一大口手里的粉红棉花糖,委屈得像只在塞自己颊囊的仓鼠。

  尤里强忍着笑意打量了一眼义嗣,猜想他狐面之下的嘴角应该也正在上扬。

  结果是等维尔纳三下五除二塞下去一半那一大捧粉红棉花糖之后,义嗣把他的那份铁板烧递了过去。察觉到自己被戏弄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兵团长瞪了一眼领主大人,气得把剩下的一半棉花糖用自己的火烤着吃了。

  空气里顿时充斥着一股火热的甜香。没有见过在圣王国很流行的这种吃法的领主大人带着好奇问起了维尔纳烤棉花糖的事情,那认真的态度让他的火气全消了。

  ……虽然后面这一出应该不是刻意为之,不过义嗣还真是把维尔纳拿得团团转啊。虽然当年的义勇军…也是被他拿得团团转。

  默默吃东西的尤里想起当年炎九试合之前从第二领跑路到第九领的旧事,再次在心底深深地感慨,绝对不能与这位领主大人为敌。

  虽然他现在看着义嗣一身淡紫色纱制的小纹浴衣站在一身绀色甚平的维尔纳身边,看着维尔纳用火烤棉花糖……这画面……为什么让人有种……病弱系美人母亲带着元气系长子的即视感——

  “喂,尤里,把你的棉花糖也拿过来,我顺便也烤了。”

  “嗯?……好。”

  察觉自己今天的脑洞有点过分活络的队长老实照做,同时还在疑惑在刚刚的设定里,自己又是什么人呢。

  ……大概是,第二领主母上带着的另一个孩子……吧。


【tbc.?】

【篇后谈:

其实是去年好气官方不开浴衣不搞白情挖的坑,今年被龙彻的ED图奶到了就填上一点土顺便发一下【你

队长和二领殿的浴衣样式参考的是 京都加藤商店 那边的衣服,因为做了脑补参考就打个广告好了,有机会的话,想要画出来www

虽然想要搞出两个安定派的照顾火法这个炸毛派,但是意外地营造出了欺负他的效果www【够了

要说为什么这次的tag这么不要脸,直接全部打大的……啊,反正也没人产粮并不害怕,腿肉难吃就难吃,割【。

评论(2)

热度(7)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