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殿堂组】lover or blade?情人与白刃【白情特别搞事】

篇前废话:

  一发完结,脑洞主按捺不住的当天搞事。不要和这个人讲出息,别,表,甭。

  白色爱之圣人日也好,白刃祭也好。Whatever!不要吐槽标题了,因为这篇的打算是…一次满足两个要求!

  大概没有cp,如果有,大概叫……殿堂组与你【??】只是为了方便脑洞,不会给对话的相手加入任何限制…算地图炮糖吗【喂】

  ……看在我有这份心的份上,假如觉得难吃…别打我就好OTL【顶着队长背后的盾跑路


+维尔纳篇

  上个月因为私自焚烧吃不完的巧克力被发现,从而以“浪费粮食可耻”的罪名勒令打扫魔法兵团训练场一个月的魔法兵团师团长,在下午急急忙忙地扫完了地之后,总算恢复了自由身。压抑着把手上的扫把直接烧了的冲动,维尔纳环视四下无人,随即姿势奔放地直接把扫地工具动作粗暴地扔进训练场墙角,顺着训练场边那颗九死一生的老树的树干,三下五除二地爬上了训练场的屋顶。


  躺平望望天,整个人都被黄昏镀上了一层暖色,维尔纳正惬意于训练场的难得的安静,突然又觉得今天这里清净得好像不太正常,正巧听到屋顶下层有开窗的声音,他站起身,想也不想就对着开窗的方向招呼道:“喂,那边的——”

  “今天的训练场怎么这么安静?该不会是学园里搞了什么活动…你知道吗。”


  ·因为今天是白色爱之圣人日。

  ·大概是因为…今天是白刃祭?


  选一:lover route


  “因为今天是白色爱之圣人日。”

  一听到“白色爱之圣人日”几个字,某兵团长瞬间愣了一下,如果观察的仔细点还能看到他整个人往后缩了一点。

  “哈啊…这个麻烦的名目,居然还有后续。……啊,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今年没有被拉出去非得挑选什么回礼,已经是万幸了。”这样说着,维尔纳扒着屋檐向下一望,发现楼下几层的走廊也是空空如也,不由保持这个姿势又多问了几句:

  “所以那帮家伙,都去过这个什么回礼节了是吗。那你怎么不去?……哈?‘因为收了巧克力的那个人可能会觉得麻烦,本来没想去凑热闹的’…?这还真是通情达理啊!”   

  聊到这里,魔法兵团长,也是学园人尽皆知而本人毫无自觉的学园爱抖露,因为感兴趣,把身子倾出来的更多了。

  “喂,既然你也送了巧克力,能说说是因为什么吗。…嗯?你那是什么表情…我的问题很奇怪?……我觉得这个节日才是很奇怪,里面包含的情感太多了,完全弄不明白。听说这巧克力能代表感谢、憧憬、还有喜欢和其他什么的。意义不是很多吗?在当天收到巧克力的人,真的会觉得很莫名其妙的吧。”

  “我倒觉得,如果有什么想传达给对方的话,还是直截了当说比较好。而且也不用等什么特殊的日子。……喂等一下,别关窗!我还有话想问你!我说——”

  这样说着的维尔纳,双手用力一撑从屋顶上翻了下来,用浮空魔法停在了已经合上了一半的窗子前,抓住了关窗的那只手: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拿前辈的身份压人,不过你突然这样,我很在意啊——”

  “之前收了你巧克力的家伙是谁?……别那种表情啊,我现在就去帮你要回礼回来,所以就告诉我吧。喂,怎么样?”

【删除】然而……是他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英雄,维尔纳♪【删除】


  选二:blade route


  “大概是因为…今天是白刃祭?”

  “我以为这种奇怪的节除了义勇军里的鬼之外,没有人会在炎之九领之外想着呢。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啊。”虽然嘴上这样说着,接下来的行动却证明兵团长大人对这个节日并不是兴趣缺缺。只见他一边起身坐在屋顶上用火焰魔法在天空中勾画着炎九火山的形状,一边这样发出了邀约:

  “趁着天还没完全黑,到屋顶上来,给我讲点他们炎九白刃祭的事情。不会让你白忙的。…虽然种类可能比不上某个变态贤者,但是用我的魔法放的烟火,饱满程度上绝对不会输给那混蛋。怎么样?”


+义嗣篇


  因为临近火山的缘故,今年第二领的山樱也早早地盛开了,时不时有樱瓣随风飘零而下,给原本因常年充斥着战意而显得有些肃杀的土地增添了几分融融春意。  

  “今天在这里看到我觉得很意外吗。”这样说着,走在第二领街边的领主大人不以为意地露出了笑容,“这本来是我想说的。对炎之九领很熟悉的你,应该知道这样的日子来到这里,意味着什么吧。”


  ·随着平和日子的到来,也会有其他的风俗渗透到炎之九领来吧…?

  ·正因为知道,所以才到这里来的。


  选一:lover route


  “随着平和日子的到来,也会有其他的风俗渗透到炎之九领来吧…?”

  他露出了稍显困惑的表情:“比如…怎样的习俗?”……虽然怎么看,有着广泛和义勇军共事的经历的他,都不像是会完全不知情白色爱之圣人日的样子。

  不过这样的试探并没有持续太久,义嗣接着将话题调转了方向:“本来不想一开始就讨论这么深沉的话题,不过我非常想知道你的答案。”


  “炎之九领的生存方式也好,领外的生存方式也罢,这两者总有一天会在这里交汇吧。而等到了那样的时候,这片土地上的鬼,又该如何选择呢?”


  时间和街市的喧嚣仿佛都突然静止了下来。即使是置身闹事之中,也能从容不迫地思考这种问题,该说不愧是一方领主吗。但意外地,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没有那么困难——

  “‘重要的是能让自己无愧于心地活下去,所以哪种生存方式其实都无所谓,两者并不是对立的关系’是吗…还真是敢说,不愧是你。……啊没错,这就是我想从你这里听到的答案。觉得都被料到了有点不甘心?……那么就,稍微再多不甘心一点吧。”

  这样说着,领主大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和纸包着的小袋子:“请收下,这是白色爱之圣人日的回礼。你今天也是想万一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才跑到这里来的吧。”

  纸袋子里面装着的是一小包有粉有白的棉花糖,居然还是混合口味,大概是圣都附近哪家有名的糖果店的商品。

  在他的眼神鼓励下直接尝了一块,一股细腻的绵甜在口中萦绕开来。

  咦等等……难道领主大人,在这方面很有研究吗??……好像哪里细思恐极啊。

 

【删除】其实是特意问过鹤和风子之后决定的【删除】

  选二:blade route


  “正因为知道,所以才到这里来的。”

  “这豁然的态度,让我有点担心。…今天按照白刃祭的传统,炎之九领的女性应该做些什么,你真的清楚吗?……‘在家里准备以手握饭团为主的食物’吗,的确是这样没错。”

  看到领主大人的表情由沉吟转为带有些许笑意,突然察觉一起走在街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短,并且,好像不是因为周围人群的缘故,而是——


  “不过对于领外人,应该不容易想到,准备什么样的食物都只是表象,这样做,是为了等某人平安归家,所做的分散注意力的准备。我是这么认为的。……‘明明知道会很危险但是不会去劝阻对方在这一天出门挑战’,这样的女性们的心情,大概也是构成这个节日的重要成分吧。”

  “觉不觉得这个节日,其实很有对一方的任性施以纵容的感觉?……哦,你把那叫做‘爱的包容’是吗。”

  领主大人闻言,突然改变了行进的方向,等反应过来两人已经置身在一条僻静的街市小道之中,道路两段依然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愈发显得眼前的安静那么缺乏真实感,以至于之后,听到那位大人饶有兴趣地轻声问“那么,你…会选择为某个人,像这样守候在第二领的家中吗。”……这种恍如隔世感,让人完全不能反应。


  “现在让你考虑这个,也许还太早了。就当这是我的委托吧,下次见面的时候,很期待能听到你的答案。”

  脑子还不甚清醒地被送出了炎之九领白刃祭的活动现场,只记住了他留下了这样叮嘱的话语。   

  ……感觉好像是被兵不血刃地攻略了,这才是白刃祭的真意吗。


+尤里篇


  义勇军的队长是很忙的。在一年中的某几天,这忙字就得加上一个更。

  虽然不擅言表,但他身边那股静谧的气氛,总是让人觉得非常舒心。这种气氛即使在今天这样热闹得有点乱糟糟的节日里,也没有丝毫受损。所以就算只是远远地看着他的身影,感觉也就满足了。

  ……而且想到最近的义勇军财政状况,好像也不是什么能安心过节的节奏,今年大家都非常乖地没提什么。这个节,大概是要就这么默默地过去了吧。


  所以当夜里看到值夜排班刚好被排到了一起,也没有多想。直到被叫到离义勇军营区稍远一点的地方,两个人在僻静的草原上面面相觑…好像有了一点将要发生什么的预感。

  “……”他珀色的眼睛在夜空和星光对比下,显得深邃了不少。


  ·今天在副都的委托还顺利吗?

  ·今天在九领的委托还顺利吗?


  选一:lover route


  队长笑了,利落地点了点头作为肯定。虽然想也知道队长肯定不会挪用组织经费去搞什么白色爱之圣人日回礼,但是能改善一下财布状况也是十足的好事。

  “……还好去了副都。所以才能做这样的准备。”

  听到他没由来地冒出这么一句…但是想想副都的物价……总觉得在这件事上是不是为难了他,早知道今天这么艰难,当初一个月前就不扎堆送巧克力了。

  ……但是果然还是忍不住这份心啊。

  “……?”看到尤里目光中有好奇的成分,赶紧猛反省自己内心戏太丰富。正在一边接话茬一边暗暗自怨自艾的同时,就见他扭过身,开始在平常背着的行囊里摸索。

  “在副都郊外,抓到了光……虽然,不知道这样的…能不能算是回礼。”

  随着他这样解释的话语,一只发着时明时暗的绿色荧光的玻璃罐子出现在他的掌心。他带着手套的双手,动作非常小心。


  是萤火虫。

  接过罐子的时候,终于感觉到了那个小心的动作的用意,其实是他在紧张。…估计也是有考虑过送昆虫什么的会不会很奇怪之类,真是难为了他的读空气能力。

  ……虽然明明知道送什么都能让对方开心,但是还是一定要在这件事上费足心思,大概是一种通病。

  虽然现在觉得,这样的病,有其意义所在。

  拧开罐子,一起看着萤火虫飞散在夜空里,肩并肩坐在一起的两个人,并不说什么话。

  这样的,只是义勇军征程中若干个平凡夜晚中的其中一个,和其他的夜晚相比,没有什么不同。


  选二:blade route


  “今天在九领的委托还顺利吗?”

  “嗯。不如说顺利过头了。”……过头了?


  带着疑问打量了一眼队长,总觉得他今天…好像兴致挺高昂?果然是在白刃祭现场发生了什么事吗。…虽然推想也知道一般白刃祭当天义勇军都是负责帮忙维持一下斗殴秩序之类的。……总觉得想想这些,好像没什么值得兴奋的…?

  而且去九领的话,不是更不可能领到多少报酬,那也是一个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的典型【。】

  忍不住还是开口问他,然而接下来的展开让人出乎意料——


  “很适合你。”

  ……为什么白刃祭当天去帮忙回来能学会帮人盘发戴簪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委托啦,以及九领已经穷到用簪子支付报酬的一部分了吗总觉得你们的家格很危险啊!…虽然这个礼物……嗯……

  尤里自然不晓得这些吐槽,特意摘掉了手套之后似乎觉得有些不习惯。捉住他的手,指尖感触到他握剑的地方那些磨出的茧…这样的剑士的双手,居然在这方面还很巧。


  结果,率直地表示了感谢之后,从队长那里得知,九领正在研究出口簪子,想要求得义勇军的协助,从而有点‘把我的感动还给我!’……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Fin.】


篇后吐槽:

肝死了,没有おまけ了【吐血

都是些简单互动梗,想着尽力别ooc但是实际效果怎么样我也不是太懂OTL

文风随着肝的时段发生了变化,大概。

但其实自己最满意的是写队长的那部分,我果然还是深夜肝稿的命吧…

被碧蓝白情奶的飞起,出于羡慕+不甘心,横横心把腿肉割完了,写到这里的瞬间,真是觉得又‘今年白情这样也可以了’又‘今年白情怎么又在割腿肉啊’……突然想起去年白情其实我还有圣都那个搞事坑…我还真是…爱搞事啊……【神志不清

评论

热度(3)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