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义勇军剑与盾组】烘焙幸福的味道【p1】

篇前废话:

  义勇军的剑与盾组,即是指 队长【默认名=尤里】和 义勇军第一个入队的骑士前辈凯恩君 。打了组是为了避免讨论攻受问题,因为我萌这对的模式是男人之间的友情!……以及友情以上,虽然他们也是…有够官逼同死的了!【捂眼睛】


  白情节前搞事。然并没有搞完所以白情先来一铲子。【喂】
  甜食发散脑洞短打集。预计3个part左右完事,每一p是一个单独的故事,但是细细看起也许有若有似乎的联系 。
  标题都这么扯淡直抒胸臆了,请君做好觉悟吧。 


  脑洞来自和我群天使枫酱的各种聊各种脑洞碰撞,有枫酱一起,真是太好了,填坑算作告白w不知道可以吗。


 ————————————————————————


  ·手指饼干 


  周末一大早的义勇军晨练场地边,除了晨曦中的鸟鸣之外,再没有其他声音。若问耳目极其敏感的人细细听来,大概还能听出这晨光中,有着习武之人默默挥剑的声音。 

  然而这一派宁静没维持太久,场上又多了一个非同凡响、带翅膀的。为了守护这片清静,队长果断在对方开口之前,用眼神示意,把某一脸“搞事!”的小妖精的会谈地点选在了远离义勇军营区的小树林里。 

  看着小妖精一脸嬉笑,尤里心头油然而生一股不好的预感。但这种预感刚浮上心头没太久,就听到树林外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顿时暗自松了口气。


  “凯恩。早。” 

  “早啊,队长,皮利卡。”

  皮利卡嘴上说着“嘿嘿早啊凯恩,既然来的是你,一块听就没问题了~”,得意颜地绕着年轻的金发骑士飞了一圈。 

  “周末也这么早,不愧是队长。…皮利卡,倒是你,很反常。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嘻嘻嘻,我这可全是为了尤里呢!” 

  被两人频频提名的义勇军队长一边给了凯恩一个『皮利卡他那八卦的出息我们都知道你别在意』的眼神,一边保持沉默等着皮利卡继续,而看懂了这眼神的凯恩选择了跟着照做,被珀色的大眼睛和碧色的大眼睛一起盯着看的皮利卡感觉到气氛一点都不热烈,气得再也不卖关子,直着嗓子就喊: 

  “你们也是够啦!我说还不行吗!就是我听说在别的大陆有『在白色爱的圣人日,要回赠手指饼干,还要喂对方吃一根』这样的习俗,准备问问尤里这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对此有什么想法啦!凯恩你也是,别跟着他学话少这毛病,所有槽都让我吐也是累死人了!” 


  “噗,喂手指饼干,队长来吗!这可不得了啊!”

   看到凯恩的反应,搞事成功的皮利卡感到很满意,扭脸又看尤里,对方表情没有太多变化,不过语气已经明显有一点点不太情愿的成分:“皮利卡——” 

  “→w→哎哟你放心,我不会散播这种消息的,这要是都喂,还不把我们罪孽深重的义勇军队长累得过劳,虽然这个福利肯定会有人很期待的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毕竟队长收到了那么大数量的巧克力呢。” 

  眼见着凯恩给了他一个撞肩,也加入了某小妖精的行列,队长的语气显得更不情愿了:“…凯恩也收到了不少啊。巧克力。” 

  “有是有,怎么,队长在意这个?” 

  “是啊。” 

  …………喂,我说尤里!你不用答应的这么快也可以啊!!! 

  一旁的皮利卡内心有剧烈的槽意翻涌,而原本只是随口一问的凯恩并没有料到自家队长这么一发直球回答直接打过来,也愣住了。

 
  一阵可疑而短暂的沉默,虽然凯恩马上就没有多想地接了句“是吗,虽然我也有点在意队长到底一共收了多少巧克力”。但是这回轮到皮利卡心头产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凯恩…会选择喂送巧克力的人手指饼干吗?” 

  “我吗?…这种事果然还是有点难办啊。” 

  “同感。”

   成功把自家的盾拉回了自己阵营而不是接某小妖精的八卦话茬儿,队长大感放心,顺势就补了句:“不过若是喂凯恩吃,我觉得就没什么为难的。”

  …………这突然是干嘛呢没人问你这个啊!!!! 

  原本飞在俩人中间的皮利卡觉得自己今天弄来这个话题真是一个巨大错误,尤里这无口,放起闪光来杀伤力远超常人,气势压得我都吐不了槽了!!! 

  他也不扇翅膀了,飘忽忽地像片叶子一样躲开这两个家伙的目光交流范围,如芒刺在背一样地借机回个头…然后他又后悔了。 

  …………我说凯恩!!!你那脸红又什么鬼!!!!这是已经在想象画面了吗!!!别想啊你!!!! 


  又是一阵可疑而短暂的沉默,并且,这次破冰的人…变成了尤里。 

  大约是看到两个听众表情太奇妙,队长可能是想进一步说明来挽回一下局面,难得连续开口了。 

  但是…他选的句子是… 

  非常要命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够了你什么都别再说了!!!” 

  皮利卡·我需要铁烟大陆合金狗眼·太阳花墨镜也行,率先捂着眼睛像一道箭一样嗖地从树林里飞了出去,没有撞到树,真是万幸。 

  “是这样啊。…啊,不是…!队长,你认真的吗…!” 

  留在原地反应过来的凯恩,则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动摇,对此队长反倒有点不解:“以前…义勇军还没有这么多人的时候。遇到凯恩受伤行动不便,喂你吃东西…都是我来啊?” 

  凯恩定格一秒,随后马上连声附和,并借着“走吧队长晨练陪我练一会儿吧”就往树林外走,但是尤里觉得这大步流星里有点莫名的不自然。 

  …怎么了…?他们两个…? 

  义勇军的队长带着满头问号追着两位伙伴的身影也离开了小树林,但马上就把心思投入了晨练,以及那之后和凯恩一起准备早点这样的日常工作里。 

  当然,皮利卡后来无意中又知道了『喂手指饼干作为回礼』其实是只给本命,作为心意相通的证明…这件事,从而好长一段时间都抗拒早起和小树林,又是另外的事情了。 


【Fin.】
 
【おまけ: 

  小树林会谈的几天后。 

  “这次的委托报酬居然是甜食。” 

  “这种小村子能给的出报酬也很不容易了,尤里桑本来都不想收下的,架不住盛情难却。”

  “米西提亚你难道是在介意身材问题吗,明明是你的话根本没这个必要。” 

  “哈哈哈,是这样呢。” 

  “玛丽娜,你这话真让我有点不知道该不该高兴啊…” 

  听着女孩子们走在队伍后方的讨论,皮利卡乐得吐槽“玛丽娜还是这么认真不留情面~”,接着他接了句“等女孩子们挑完了吃的,就轮到我了对吧!”。 

  面对某吃货的星星眼,队长点了点头,小妖精闻言也飞到了女子组群里,开始催她们快点挑。 

  结果…不知是皮利卡教唆,还是真的就这么巧,等吃的匀到队长和凯恩这里,刚好只剩一罐…手指饼干。 


  “给,凯恩。只剩下这一个了。” 

  “这一罐听声音好像是饼干。我们分着吃吧,队——” 

  从尤里手里接过铁制的旧饼干筒,凯恩先是拿起来摇了摇,接着,他的话语随着拧开筒盖的动作戛然而止。 

  “…长…。” 

  “…?…是手指饼干。……怎么了吗,凯恩…?” 

  “没,没什么。…看起来挺好吃的。” 

  看着凯恩镇定地把盖子盖回去,队长放心地说了句“你不讨厌吃这个就好。由你收着吧。”就继续观察起了平原四周,好决定今天扎营的地点。 
不过分配结果的黑幕嫌疑人,显然没那么容易放过这个由头。 


  “凯~恩~” 

  “…皮利卡?” 

  小妖精并不声张,飞到凯恩肩膀上坐着,然后带着不正经的语气在他耳边窃窃私语起来。 

  但是,问题内容非常尖锐: 

  “…尤里收到的那一大堆巧克力里面,是不是也有你一个?嗯?” 

  “…你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 

  “哦嚯,第一反应你可没否认啊!” 

  …想了想,凯恩最终决定选择放弃和皮利卡比拼心眼子。 

  “…是有啊。但是也没什么不对吧。…我那天在副都接到的委托就是去巧克力店里帮忙打下手,店主说有富余的材料给我也可以我才做的…” 

  …我这还没说话呢你这是自己心虚个什么劲…… 

  默默咽下了这个吐槽,皮利卡翘起了二郎腿进行补刀:“不告诉尤里没关系吗。” 

  “比起言语,重要的是行动。今后,作为义勇军的盾,队长和大家,都由我来守护。这样就够了。” 

  听着金发的少年骑士一字一顿地这样回答,皮利卡又双叒有点后悔了。…特别是,凯恩在这么说的时候,目光始终集中在某人的背影上。 


  “喔~相当不错的觉悟嘛~” 

  …但是世界的意志,才不要就此向这两个双向单箭头的闪光弹炮塔屈服呢! 

  皮利卡嘴上虽然附和,但是下一秒就飞出去,开始大叫尤里的名字,还在飞走前给了凯恩一个耐人寻味的奸笑: 

  “我这就去给你谋一谋回礼的喂手指饼干,凯恩你别急~” 

  虽然其实皮利卡是虚张声势,但这还是吓得凯恩把饼干筒都掉地上了…这个作战,可以算大成功。 

  “…皮利卡…?” 

  被叫到名字的队长应声回头的同时,凯恩已经光速捞起了饼干筒,并且内心庆幸还好刚刚没有慌到盖不严实盖子,不然饼干撒一地…那就很尴尬了。

  “嘻嘻嘻,没什么事!” 

  罪魁祸首虽然嘴上这么老实地答应着。 

  …但是手指饼干要是摔碎了,可就…更难喂了呢…!】


篇后废话时间:

  义勇军元老组其实大放闪光的时候太多了真是有些我都不好意思去数……

  推特上的太太们还都特别有能并且有组织OTL总能看到其中一位凯恩推的太太写特别戳的他俩的段子,然后我终于也憋不住动手了。


  喂手指饼干这个梗,其实是来自碧蓝那边炎帝大大的白情剧情www向家臣势力低头www再表白枫酱一次!


  最近听说v服关服了的样子,总之就【摊手】官方没有糖但是我还是活的很好,果然不抱任何希望这种心态非常重要。最后,隔空给台服义景推的太太比个❤,谢谢太太的粮食w

评论

热度(9)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