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义勇军队长中心】吉光片羽【短篇两则】

篇前防雷:

一篇除了画面感之外可能没有任何前因后果和连续剧情,仅凭感情奔涌的产物。谁让这人不会画画

  五年归还前后背景也许都有,请大家带着自己的理解随便吃吃;w;难吃也…反正是腿肉嘛!哇.jpg

  每天都在为如何表达对那个人的感情而感到爱的纠结,是我这个蠢兔了。

  5周年贺,现打,非常短小【。】来年还是会非常任性地厨初心和本命,毕竟“时至今朝,您仍是我的无上光耀♪”w八爷梗大家都懂


        ————————————————————————    


+光的深海


  一望无垠的蔚蓝色深海中,有些微的光亮在点点涌动。

  那些萤火一般的光亮,无数来自不同世界线的思念也好,记忆也罢…就只是那样微弱的存在。它们时而汇聚成半透明的锁链形状,时而又随着深海的水波被打散。但终于,星星点点地逐一到达了最终所归属的地方——

  随着那些光亮逐一聚集并消失在身体表面,置身在那片深海海底的少年,猛然地睁开了珀色的双眼。

  “…好像听到了,有谁在……呼唤的声音。”

  仿佛还不太适应一般,少年握起拳头,轻轻转动了一下手腕,于是那些光亮再度涌出,一点一点地落在束缚着少年手腕的浅蓝色的锁链,那副镣铐像是融进了光,又像是融入了深海,就这样不发声息地消失了。

  那些光亮仿佛也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只能重新汇成一个非常微弱的光点,在深海中有些颤颤巍巍地浮游着,仿佛在摸索着什么。

  “我知道了。”

  这样轻声自语着的他,伸出手,动作轻柔地将光点握进了掌心。

  “…这就一起回去。回到…有大家等待着的尤格特。”


+ただいま


  把喜极而泣的骑士公会长凯恩,已经留长的金发爆揉一顿以示安慰;

  给米西提亚带回了和菲娜一起挑选的非常女人味的发饰,给玛丽娜带回了特意改良过下摆长度便于活动的僧侣长袍;

  因为偷偷出现在贤者之塔课堂上最后一排做用功念书的好学生状,而把身为教授的菲丽安娜惊得连连摇头猛眨眼睛;

  笑着从身后一把扯掉了暗杀者斯尔斯坦的斗篷,结果被对方一个气盛的反手锁喉困在怀里,嘟囔着“真是一点没变啊,你”;

  原本准备了点心作为手信,结果被第九领主鹤为首的众多九领众塞了一大包更多的接风甜食;

  在山喵喵铃色日常抓鱼的河边拦了坝,原本打算先躲起来看对方大丰收,却逃不过山猫的大耳朵,被猫拳摁住揉脸;

  认真端详了大小姐贝尔娜蒂特的手执布偶,言简意赅地夸奖一番,弄得对方激起了量产热情;

  和鬼巫女葵打过招呼后,只是静静地坐在廊下饮茶听雨,再不说什么话;

  在森林深处偶遇年代记的守护者,这次凭借光感,信手接下了试探性的光箭,看到卡尔涅罗轻轻颔首作为认同,再度隐于丛林之中;

  被已经出师的生命魔法新晋教授和花的大祭司一起送了一大大大捧和自己名字同音的捧花,这两个人还佛系地解释着既然偶遇了就把两个人的礼物捆成了一捆ry,因为这一捧实在过于巨大,几乎要抱不住了;

  被师团长维尔纳逮上了三塔最高的房顶,享受了‘主角的特权’,摁着放魔法烟火到深更半夜,然后第二天再陪着这位现行犯给明明早就不管这个的卡蒂亚先生写检查;

  被第二领主义嗣特意走出屏风迎接,信手扣上了一枚狐面的面具,接着其弟从身后窜出来就开始往身上套法被,交代了“这次不来享受第二领的夏日祭的话绝对不放你回去”;

  将红色的年代记再度整备到换过的新行囊中,把红色的袖标撕下一条,洗净晾干后夹在了其扉页一角;


  被这样思念着,期待着的那个人,除了“久等了”以外的语句总算终得听闻。

  “…我回来了。”


<Fin.>


篇后废话:

写了第三篇的殿堂paro的话怕就赶不上26日内了所以就这样吧!【喂】

还是顺利地把翻译咕了呀真不愧是我【。】

今天的登陆,板娘对话总算是队长了我真是开心,然后刚好今天是入了的某人的二手朗读剧cd寄到的日子,啊哈,这可能就是天命吧w

第二篇感觉可能有点过于放飞自我了,虽然我是要把这里面几个抻长了再搞事的w假装兔会飞.jpg

今でも、あなたは 私の光【小声唱】

评论(3)

热度(8)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