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crossover】Personalized / 被动人格化【p1】

篇前防雷【!!】


  庆祝chain chronicle日服联动p3的crossover搞事w;联动p3是什么好文明,我才没哭呢!!我实在是要发一下这个人可爱爆炸的sd小人!

  您c队长与p3 leader,单纯脑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的一篇…坑【。】可能有点视观众心理而若有似无的cp感【?】

  后续可能含有关于p3结局的,暗示性剧透【?】…虽然这p3现在想要不被透可也太tm难了,想起了自己当年补的时候的血泪ry 但是我是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这里_(:з」∠)_就,观前慎重

  设定迷,写得菜,鼓起最大的勇气打了一下tag,锅都是我的。他们那么好啊;w;他们那么好啊!


      ————————————————————————    


<Ⅰ>: burn my bread?【没有误】


  义勇军队长今天的起床姿势,从各方面来说都有点今时不同往日。

  迷迷糊糊中听到房间外面传来“叮”“腾”的神秘声响,义勇军队长一动也没有动。

  过了一会儿,房间外的走廊地板上传来了轻快的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对此,义勇军队长无声地翻了个身,将脸面向墙壁,毫无睁眼的迹象。

  紧接着是开门的声音,有什么人走到床前的声音。

  义勇军队长喉咙深处传出一声含混而微弱的“唔嗯”作为回应,不过接下来的展开也由不得他了——

  “刷拉”

  …任谁被这盛夏接近中午的阳光迎头照脸,怕也是会瞬间睡意全无的。


  义勇军的队长下意识地抬手用一只胳膊遮住眼睛,脸上布料的陌生感这才促使他不情愿地睁开眼,从胳膊挡住的视野缝隙里四下打量,而全程一声不吭地完成了叫起服务的罪魁祸首立在一边,见他已经醒了,一下又把窗帘拉回半扇,让屋内的阳光正好停在床铺位置之外。

  这份提供缓和时间的温柔让尤里心生谢意,不由老实地坐起身来,先低下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套在身上的不知是谁的条纹睡衣,心中泛起一丝对这睡衣品味的嫌弃——并没有写在脸上,但是站在一旁的屋主结城理,明显是看懂了。

  “醒了。”“嗯。”

  “衣服是临时从同租人那里拿的。”“…谢谢。”

  言简意赅的对话之后,大致猜测出了来到这个房间的前因后果,尤里半是舒心,半是有点坏心眼地仰起头。两个人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早,leader。”

  “…已经是中午了,义勇军的队长。”

  听到占到句子内容一半长度的称呼,尤里忍不住让笑意浮现在了脸上。

  “早餐是烤面包和牛奶。…需不需要煎蛋。”

  理有些生硬地加上了后半句,其结果是对方的笑意更浓了。他只好一边压下种种诸如‘之前在尤格特怎么没见你这么表情丰富’‘之前在尤格特义勇军的其他家伙和我说的你是队内雷打不动的早起魔之一难道都是骗我的吗’的腹诽,威胁意味地作势要再拉一拉窗帘。

  “知道了。我自己来吧。”

  这一手段效果拔群,尤里马上从床上一翻身下了地,非常自觉地跟在理的身后,简单把各个房间转了一通,接着接过理递上的全新洗漱用具和毛巾一脸没睡醒地进了浴室。望着义勇军队长的背影那脑后睡的卷翘的一头棕毛,理忽然之间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耸了耸肩接受了现实。

  那个人其实原本,应该是这样的人吧。

  他还不太明白作为一个认识并不久,还做不到很随意地直接叫对方一声‘尤里’的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正如无法理解义勇军的队长为何在和自己独处时总能做到这么…毫无防备?死角全开?放飞自我?

  “…虽然没所谓。”

  并没有察觉到这句知名口癖被自己嘀咕出了声音,理反身又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摸出了一个鸡蛋。


<Ⅱ>: ever-ever land


  “…你不在意?”

  “不。只要你知道的话。”

  “那么,如果我说不知情。”

  “…嗯?”

  “这是事实。”


  ……这么支离破碎的对话内容…该说是对话内容吗……换做是其他人在场,可能已经是听得要疯了,偏生这两个人对话的行云流水,双方竟没有一丝理解障碍。

  尤里停下了手里的叉子开始认真思考理的用意:“这里,不是leader的世界?”

  “不。虽然很近似。” 理给出了明确的答复。


  事实上刚刚和对面的家伙说明是他跑去了别人的世界。然而,其原因过程和回去的办法,当事人居然全部不闻不问,这也就算了,理好奇反问,对方居然说不在意——哦,前提条件是他结城理知道现在所在的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么现在义勇军的队长知道了他也不清楚,又准备怎么——

  “也算是好事。”

  义勇军队长说完,啜了一口牛奶。理顿觉心中产生了一股‘该说意外呢还是不意外呢’这样的无力感。

  也许他说得对,两个人一起找路回去,总比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好。

  “加油咯,leader。”

  对方这么说着,居然顺势举起了手里盛着牛奶的马克杯做出了一个碰杯的动作。

  “……彼此彼此。队长。”

  因为自己唯一的杯子已经贡献了出去,手无寸杯的leader只好曲线救国地伸出了自己的拳头,轻轻和杯子一碰。

  然而这热血少年漫的画面并没有持续祥和太久。


  “今天的理,有点顺平。”

  不明真相的队长,在又吃了几口早餐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这样评价道。

  “…怎样都好。快点吃,等下去买衣服。找回去的线索。”

  对于理以‘毫不在意’的外壳提出的抗议,尤里点点头说着“那就麻烦leader帮忙了”全盘接受,吃完后自觉兮兮地把桌子煎锅杯子碟子洗刷收好,乖巧得像个宝宝。

  看着尤里收拾东西利索的背影,理叹了口气,往颈上绕耳机的动作不觉也有点迟疑,心知同这人一起上街这耳机怕不是无用武之地,但遵从习惯总还是让人觉得安心。

  ……这个人,好像在享受不做任何决定,就跟着我的决策而动啊。虽然,不是不能理解他的这种想法。

  毕竟那家伙和他同样,也并没有什么机会,拒绝身为引领者的立场。


  门口的等身镜子前,尤里做最后挣扎:“…我真的会不自在。”

  “外面热。看起来怪。”理重申客观事实。

  事实上,注意到尤里很少会使用『真的』这样的语气词的理,已经料到是没有那么容易劝这人不围那个队长大领巾出门。

   …到底因为什么啊,这围大领巾的习惯。

  两个人在沉默中再次交换了一下眼神。最终,理做出了让步,他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全套播放设备褪下来,递给尤里,指了指他的脖颈,见他虽然接受,但一脸‘我不会搞’,索性叫他窝下身子自己动手帮他绕耳机线。

  “好了。”

  “理,谢谢你。”

  在尤里的道谢声中理有些恍惚地想起上次和人分享这副耳机,还是和绫时一起在天台听歌,而这一恍惚,自然就错过了尤里把自己红色的袖标系在他臂上快准狠的瞬间。待他回过神,元凶已经推开了门,扭过头等待着他的下一步行动。

  …正好是当初我系袖标的位置……他记住了啊。真是细致的观察力和反应速度。

  侧过胳膊打量了一眼那个破旧的红布条,虽然有点嫌弃,终究抑制不住名为怀念的感伤。理有些不受控制地开始想象眼前的青年也穿上了制服,系上同样袖标的画面。

  虽然确实是怎样都好的事情。但是…

  “谢谢,队长。”

  “我们走吧。”

<tbc.?>

<Omake:下回预告【??】:

  “送你离开,或许是我留在这里唯一的理由。”

  “不是一起的话,那恕我拒绝。”

  “…你居然也有这么强硬的时候。”


  “就算是试试看也好,我想…为一直默默照亮别人的某个人,引发一次奇迹。”>


篇后废话:

然鹅极有可能我是不会按照这个omake写的

pq2既然没有明确到底接不接leader我先搞一搞_(:з」∠)_

写这两个被阿官指定看起来搞不清楚在想什么的家伙我也是www

感觉写后记都不想多写,也是被这两个无口感染了

等着看您c阿官怎么搞了,话先放下了,double石田,梗可是不玩浪费ry

评论(8)

热度(8)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