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义勇军剑与盾组】发丝与挂牵【p2】

篇前废话:


慢慢意识到割腿肉如心灵自愈。

不过心中的意境能通过腿肉传达给懂的人的话,非常开心【掩面】

依然是社畜的见缝插针,可能的话,想尽快填完这边,然后去继续写之前某俩人的甘党短篇。…我当然还记得它,只是最近的心境写纯糖不太合适。


————————————————————————


  “……理发师?”

  “嗯。”

  回过神来的米西提亚见对方已经走进了帐子,只好跟着追了进去,躺在床上的凯恩见状挣扎着想起身,一手扶着还疼痛不已的脑袋,一手把枕头塞进自己的背后,想尽量让自己坐起来一点。对此,玛丽娜在旁边不客气地清了清嗓子,但凯恩心意已经不在那里。

  他现在的心思全都集中在,要想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把这位理发师先生留住。

  “那么,理发师先生,请问你打算在这个情况下怎么来帮助我们的队长呢。”

  ……玛丽娜可没有米西提亚那么好讲话,我必须快点想啊!

  凯恩急得下意识直攥被子的同时,那位棕发的青年倒是不疾不徐地开腔接了句“这个嘛…”,他只是将头稍稍转向凯恩,眼睛都不怎么眨动地盯着他看。

  这样原本应该是陌生的目光交流,虽然激发了凯恩的又一轮头痛,却不仅没让凯恩觉得不自在,反而,他碧色的眼睛深深地盯住了那珀色的。

  那个人的表情没有变,但是,眼睛里……是笑意。

  仿佛在等着凯恩来对什么暗号。


  “修剪一下头发,利于伤口的愈合。”

  “试试理发这种精神疗法不也挺好的吗!”

  闻言,米西提亚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玛丽娜摇摇头,一副“我家队长真是笨蛋我不想管了”的表情径直走出了营帐。

  虽然不约而同,但是内容完全南辕北辙。

  凯恩对于自己没有对上对方的构想感到有些丧气,但看到那双珀色的眼睛里面的笑意更浓了,他又觉得没有对上真是太好了。

  ……但是很奇怪,为什么会把和这个人的默契,视作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明明……才刚刚见面不是吗。

  虽然疑惑,虽然自从这位理发师来到营帐里之后,凯恩的头痛就由钝痛改为了某种随着脉搏一突一突的疼痛。但是棕发青年的在场,令凯恩莫名地觉得很安心。

  听到米西提亚说着“虽然我们家的队长是个笨蛋,但还请你照顾好他”走出帐子,青年只是点了点头,简短地回答“交给我吧”,接着将手里表明身份的剪刀放回了上衣口袋,拎着随身携带的小箱子走到了床边。

  二人独处来得太突然,想不到会这样顺利。不知是否是因为这样的意外感,凯恩看到青年坐在床边,叫着他的名字和他打招呼,他愣了愣,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头痛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知道我的名字?”

  “义勇军队长的名字,副都没有人不知道。”

  听到这样的回答,凯恩心下一阵茫然,没有了头疼的干扰,现在提到‘义勇军的队长’这个词,那种违和感变成了内心深处的一种空虚。

  为什么这么回答,我本来以为你和其他人是不同的。……但是,为什么,我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理发师先生不理会凯恩内心的万般纠结,低下头摆弄了一会儿自己的小工具箱,凯恩这才发现,他不是在准备理发,而是把剪子收了起来。而察觉到凯恩不解的目光,他收拾好了东西,抬起手,轻轻地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凯恩心里的十万个为什么只好就此收声,他看着理发师先生走到近前,把一只手贴在他前额轻柔地摸了摸:

  “…已经不疼了吧。”

  “是啊。突然就——”……被看出来了吗。

  凯恩脱口而出之后马上就后悔了,所幸这位理发师先生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此行目的。棕发的青年凑近他耳边,声音很轻但清晰地问:

  “如果能下床了,我们换个地方继续。”


  于是凯恩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套上披风就跟着青年出了帐子,而对方带路所走的是一条非常隐蔽的线路。从一堆帐篷的缝隙里弯弯绕绕了半天,最终他们偷偷远离了义勇军的营区,溜到了副都郊外的一棵大树下。尽职的僧侣小姐若看到这一幕,肯定会气得恨不得蹦起来,并且蹦的时候说不准还会被自己的袍子绊倒。

  但是,刚刚和那个人一起走小路的过程……非常的熟悉。

  凯恩心中的疑问太多了,青年身上的谜团也太多了。但是只要在那个人的身边,凯恩就能感到一股充分的实感,这实感压倒目前的一切其他想法,让他只想跟着这青年一路走下去,不问任何理由。

  而青年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确认了凯恩没有其他地方不舒服之后,引导他坐在了树下的阴凉里,然后不待凯恩发问,语气平淡地重申主题:


  “好了,让我们开始吧。凯恩,你的头发长了。”

  “…好像是这样啊。”

  凯恩一方面感到‘我们没必要溜出来理发吧’,一方面又下意识觉得‘溜出来真是太好了’,他看着棕发的青年逆光地站在他旁边,不发声音地解下自己白色的领巾,感觉自己遗忘的一切仿佛都呼之欲出。

  特别是,他看着,在副都郊外的阳光下,青年原本深棕色的发梢镀上了一丝金色的暖意,随着微风轻轻拂动的样子。

  凯恩自诩从来不是一个敏感之人,但此刻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强烈的既视感。

  现在安心下来的他,只是在等,等待既视感的前因后果浮现出来。


【tbc.】

评论(2)

热度(4)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