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二领鬼兄弟】工 作 日 报

篇前废话:


说好的五一搞事情,结果一直搞到青年节【捂脸】

五一我手里还有另外一个剑与盾的甜饼没捏完,我记着呢OTL

这篇其实应该叫 成长的烦恼【揍】

看标题也知道,是个社畜摸鱼开出来的脑洞【。】


设定是在第二部到第三部中间的过渡时间,有点弯弯绕的…一发完结兄弟糖?

OTL好久不写他俩,这腿肉,我尽力了。


————————————————————————


  “五月二日,晴。‘今日事项’……大概就是这些了。‘明日完成’,唔——”

  丢下手中的毛笔,也不管它滴溜溜地在弧形的笔架边转了个半圈才老实地架进凹槽,义景忍住自己想从位子上蹦起来的冲动,眼神凶恶地盯着案前纸上的空白看了半晌,终于长叹一声,又重新抓起了笔,开始新一轮的绞尽脑汁。

  好不容易从义勇军的队长那里批来的【划掉】省亲【划掉】休假时间,他委实是很想在第二领里和兄长一起好好挥霍的。

  ……但是,并不是指这·种·形·式



  “……以我的视角,来仿写兄长大人的工作日报,还有相关的公文练笔?”

  “没错。也算是在你成为正式的领主代理前的铺垫工作吧。”

  在桌边正坐的第二领主,语气不疾不徐地提出这样的建议,就此决定了第二领的战鬼接下来一天的万般纠结。

  论写东西,参考多年的家书经历,义景不敢说自己十足擅长,但也是轻车熟路;若论跟随兄长进行以领内巡视为首的领主日常工作,义景更是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陪同资历可以吊打兄长身边的一大部分家臣。

  但是为什么这两件事情结合起来,就变得这么复杂?

  特别是,兄长大人还提出了以撰写工作日报为条件,交换能和他一起外出巡视的机会。

  思及此处,第二领的战鬼又重重地叹了口气。心头总有一股莫名的躁动,让他难以理清思绪。



  “义景还在房间里?”

  “回禀义嗣大人,是。”

  颔首摒退了家臣,坐在书房的义嗣终于也忍不住轻声发出了叹息。

  ……也许这样的安排,对义景来说还是太突兀了。好不容易从义勇军回到第二领,居然会面对这样的书面作业。

  回想起当时听到他建议之后义景的表情变化,义嗣觉得心里很矛盾。

  但是,这终究是早晚的事情。

  这第二领的天下,不……这炎之九领的天下,迟早是他的。


  自己的弟弟作为一匹战鬼,一位战士,是多么优秀的存在,没有人比义嗣更加清楚。

  但是,即将落在那孩子身上的,作为领主的责任,有多么沉重,对这一点,义嗣亦是如此。


  虽然将家格视之甚重,但另一方面,在义嗣的眼中, 家格 对真正鬼的天性,是一种束缚。

  他乐于看到义景将鬼族的血性发挥得淋漓尽致的身影。那份乐趣中,有来自兄长的爱,有羡慕,也有慰藉。

  但同时,他心中也一直很清楚,或早或晚,他都要以兄长的身份,为义景的自由套上名为家格的套索。

  如果自己的身体不是像现在这个时好时坏,不能久立于战场的状况,现在的第二领又会是如何的局面。这一类徒劳的问题,他不愿意多想。

  ……如果身体足够健康,他真的会甘心承担这份束缚的全部,放弟弟一个所谓的自由吗。

  义嗣明白自己或许没有那么高尚。选择了偶尔参加义勇军活动的他,其实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而同意义景加入义勇军,外出闯荡,既是他为他们兄弟二人寻求的某种缓冲,某种意味上也是他的一种逃避。


  其实义嗣是明白的,只要他开口,不论是多么困难,会让义景多么不情愿的事情,义景都会全力以赴。

  像那样无条件的爱,敬仰和信任,在炎之九领的血亲之间,其实并不多见。

  虽然义嗣通常会忽略掉自己在考虑到那孩子的成长时,用心之深其实已经赶超了家格。

  为此,还曾遭到炎九笔头的侧目。


  “一扯上那小子的事情,义嗣……罢了,没什么。”

  某次第一领主突然驾临第二领府上,那时义嗣原本正在拆义景的信,结果被对方用耐人寻味的眼神看了半天。

  笔头是不能理解的吧,这种牵挂感。


  结束了内心的若干追想,第二领主起身走向弟弟的书房,从隔窗里看到他眉头紧锁着涂涂改改的样子,觉得又好笑又有些心疼,特别是想到义景现在这么着急,都是因为要完成了‘作业’,好和他一起去领内巡视。

  的确,很难把义景放在公文的延长线上,但是如果现在去帮他,无疑违背了自己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

  万事开头难,终归是要过这一关的。


  结果,第二领主大人就这样默默地立在隔窗前,看了好久自家弟弟的全神贯注,任自己的思绪围绕着屋里正在忙碌的身影四处发散。

  ……虽然做了看似是奖励义景的条件,其实兄弟二人一起去巡视,也是义嗣的愿望。

  但现在的他,除了默默守望弟弟之外,并不能再多做什么。

  事实上,想到今后, 由义景统领第二领 这样的未来,义嗣感到由衷的宽慰,但同时,他也承认自己在拒绝去设想那之后自己的所在。

  即使终有一天被那孩子所赶超,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恐怕还是不会改变。

  但即使如此,作为兄长,在替弟弟感到高兴的同时,的确会稍微觉得有些寂寞。


  而且,义嗣原本的打算,是要放手,让义景自己去选择。

  但随着义景的成长,他开始逐渐担心起来,如果那孩子选择了作为武人守住第二领…因为他的原因。

  这对于义景的未来,或许并非最理想的发展。……但如果这就是义景的选择?


  义嗣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他既不想对义景过度保护,也不想成为他的累赘。

  虽然义景从来不会那么想,他很清楚。但自己现在的这种心情…大概就叫关心则乱吧。



  …怎么办,兄长大人已经在窗前站了好一会儿了。太在意,我更写不下去了……

  坐在案前的义景现在只想摔下笔走到兄长身边去,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接受了成为领主代理这个安排,他想必早就这么做了。

  对于成为领主也好,承担起关于家格的重任也罢,义景并不抗拒。这并非是出于顺从兄长的安排,而是他很想体验兄长的处事环境,然后向着自己心中憧憬的那个身影继续迈进。

  另外就是帮兄长多分担,看着他养好身体。非常单纯明快的动机。


  但即使是处事风格直捣黄龙的义景,最近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烦恼。

  自己的处事方式和兄长的处事方式存在着不小的差异。

  而兄长给了他充分选择的自由,这自由有时会让他觉得有些迷惑:若按照自己的方式,最终会成长为自己所希望的样子吗。

  自己已经不再是向兄长寻求答案的年纪了。

  虽然……对于构想未来这样毫无实感的东西,义景承认自己并不擅长。

  比起构想未来,果然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实际问题。

  下定决心,义景握紧了手中的笔。



  “…难怪你这次回来,会想到去副都。”

  照例听完了义景的归队感想,义勇军队长的回应也照例很简短。

  义景既期待又有些局促,他明白自己问尤里的事情还是有些不情之请,但是为了向前迈进,他也要开始学会使用义勇军的人脉,就如同他的兄长一样。

  “交给我吧。不过,议长的时间一向紧张,恐怕…要等上一段时间。”

  “我知道了,谢谢队长!”

  打量了一下义景的反应,尤里和飞在身边的皮利卡交换了一下眼神,皮利卡很懂地带着两人份的好奇开腔了:

  “那么不久之后就要去副都进修行政政务的义景大人,你后来有没有和义嗣一起去巡视啊?”

  “那是当然!”

  “→w→哦?这么说公文作业你很好地全部完成了?”

  “啊、这个啊……”

  “还是想到了其余的解决方案?”

  义勇军的队长充满同情地看着某小妖精围着义景飞来绕去,听到他终于以“抱歉,这件事暂时不能透露”的大音量逃离了逼问现场,嘴角不由浮起了笑意。


  “哼哼,义景也是翅膀硬了!秘密越来越多了呢。”

  皮利卡悻悻地酸了一句,本来准备老实地放过这个话茬,扭头看到尤里的表情,又忍不住问:“诶,尤里你这很懂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难道已经知道了吗!”

  “…算是吧?我不确定。”

  “这种时候就别卖关子了!快讲讲!”

  队长稍事组织语言,最终反问道:“皮利卡,你还记得那年在圣都,安斯洛特,尤莉安娜和露易泽他们三人联合加冕为圣王的事情吗。”

  “嗯…?记得啊。……你这个打岔我给出0分!”


  因为不好明说,队长沉默地坦下了一顿皮利卡的粉拳捶胸口。

  虽然那小妖精打到一半就停了手,幽幽地说了句“好吧…感觉好像懂了,又没懂!”飞去一边去骚扰女子组了。

  尤里舒了口气,正了正被皮利卡揪得乱七八糟的的领巾。


  在炎之九领,那位现任笔头曾经说过,“最上之位,仅存一席”。

  但如果,能做到一体同心,那么人数之差,又有什么分别?


【Omake:


  “义景。”

  “是,兄长大人?”

  走在故土的町道上,步伐也不觉变得轻快了不少,只是为了能和身侧的义嗣保持同一步调,义景一直在刻意放慢自己的步速。这样的行进模式是他们兄弟二人多年的习惯。有些新至第二领侍奉的家臣不明其中原因,难免会在心中默默感慨‘义景大人只要是在义嗣大人身边就很有未来领主的样子’。…虽说,结论似乎也没什么错。

  毕竟,若是义景一人出行,家臣们通常要追着一个四处绝尘而去的背影跑来跑去,很是辛苦。

  是想要早些回去义嗣大人的身边吧,心情可以理解。


  现在,跟在身后的家臣听到他们兄弟二人的对话,隐约感到第二领随后会有某些重大的安排。


  “…你选择了更为困难的道路。”

  “您是这么认为的啊。”

  “但若是你的话,即使如此,你还是会成长得非常出色。”

  “听到兄长大人这么说,就算困难,我觉得很值得!”

  闻言,第二领主不由放缓了步伐,红色的鬼的眼睛望向了身边弟弟的身影。

  “不论何时,义景,你始终是我引以为傲的弟弟。”

  即使不需要作出特别的举动来证明自己,也始终如此。

  “兄长大人,您也是。您一直是我的骄傲,今后也一样!”

  即使不需要地位上的,名誉上的,世俗中太多的关于强者的认知,也,始终如此。


  身后的家臣们亦步亦趋。町边默默为行进的队伍避让开道路的领民,表情依然十分恭敬。

  这一日,第二领所发生的变化,或许并不会为人所知。


  就如同血缘也好,憧憬或爱顾的情感也罢,不可知论中,最终总会孕育出的,必然的结果。】


【Fin.】


篇后废话:


  本来想在omake里面交代一下 那个决定 的内容,最终决定还是不讲,万一有太太被我弄得蒙圈怒而自己写了一篇呢【喂】以后有机会的话会讲清楚,虽然我觉得篇末队长那里已经提了,但是那只是个类比,实际上差得挺远的。


  好久不写他俩,一边写一边内心忐忑,我也是有够关心则乱的。

  成长的烦恼【喂】这个题材我觉得二领殿的专武剧情里面一直诠释的非常好,但是为什么到了弟弟v2的剧情就变调了,s〇ga network扣工资了吗!还是换了个剧本太太!OTL


  总之就…写出来自己也不是很满意,但是我尽力了OTL

  嘤嘤嘤地羡慕一下人家鬼兄妹v2的剧情。


  扯一句题外话,今天看到群里一直聊得很好的某位二领情敌太太挂了类似 四周年心愿未满就弃坑 的句子。……咦,原来你c还没有四周年吗【弧长】因为年年各种庆,除了xjb抽卡之外都没什么糖,已经完全没有概念了【远目】

  啊不行,再说下去又要抱怨阿官,我还是抱紧太太们和我自己的腿肉好了OTL

  最后的废话,“最上之位,仅存一席”,梗来自第一领主,也就是首座大大最早解包里面的登场台词【最早的解包里面cast和官抓一样,是石田彰】,就这样吧w

评论(5)

热度(1)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