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义勇军队长中心+副都群像】无心的吝啬与特权

篇前防雷【?】:


  社畜昨天整完微笑日文案之后冒出来的脑洞。一发完结日常甜饼。

  可惜昨天之内没填完,今天上午抽空说收个尾,然后又收出两个omake OTL

  tag打了戏份比较多的几位,没有过于严重的cp表现

  不过如果要说有的话,大概是义勇军剑与盾组

  还有…我不太清楚他俩的cp怎么称呼好。p站上面用的是スルツカ,就是自暴自弃的暗杀者斯尔斯坦和队长啦;w;原本没打算,但自然而然地就写出来也是很谜。然后他俩我拒绝站队左右问题【。】

让我们‘日常白甜,拒绝主线’【喂】

……OTL写篇前这么乱心的缘故,我…我单独开一条去吼。


————————————————————————


  “居然开始忙这种有的没的,我们大概是从乱世向着安稳的生活前进了一大步吧。”


  听到白袍飘飘的僧侣小姐不带恶意,但语气不很情愿地陈【吐】述【槽】出的客观事实,某小妖精耸耸肩挂上了一个赔笑脸表示“但是比起天天任务讨伐的,偶尔搞点这种口味也不坏吧~”,而队伍中的另一位日常的治疗和后备力量担当,此时已经拿起弓手小姐递来的一摞传单,兴致满满地接口:“是的。副都委托的内容最近也变得越来越平和了。尤格特大陆…离和平,很近了吧。”

  听到菲娜这样热情洋溢的回答,玛丽娜虽然叹了口气,脸上却不觉有了些笑意,身旁的米西提亚见机打趣道:“非常好哦,玛丽娜。你现在这个表情,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猎】标【物】啊。”

  “米西提亚桑,这种时候请不要双关!”

  “嘻嘻嘻,的确就是这么回事呢!”

  留下这么一句,从义勇军女子组的调侃中抽身的皮利卡振翅飞向了新修好的副都议会礼堂。



  “菲娜她们已经分配好任务,准备开始分发宣传啦,你们这边进展如何啊,尤里!”

  “唔。……如你所见。皮利卡。”

  义勇军的队长腾出手,拿下衔在嘴里的工程清单,稍事停下了手头的木工工作——给礼堂四周的墙上敲挂展板的钉子,言简意赅地答道。

  “这种攀高的工作,看身高你怎么不交给斯尔斯坦!”小妖精半是帮忙半是搞事地飞过来接住清单,逐一看了起来。

  “他身上的伤再养养。要抻高的工作还是算了。”

  尤里说完,又继续起了手头的工作,见他完全没有要读身高梗空气的意思,皮利卡大感无趣地交回清单,嘀咕着“心思都用在别人身上了,难怪尤里还没怎么长高!”,正准备飞到物料区看看之前被提名的对象正在忙什么——


  “哎,当心当心!”

  “哇啊!”

  撞进了一捧鲜花里的皮利卡,好半天才把自己从花丛里拔出来,抬头一看,来者是带着一脸轻浮笑容问他“没事吧”的弗兰茨。

  “抱歉抱歉,我一心想早点完成,没太注意到你。”

  “哼,弗兰茨你小子还真是一点都不近乡情更怯,已经盘算着委托结束以后去约哪位姑娘逛一逛了吧!”

  皮利卡一边抖翅膀上面的花粉一边吐槽,对此弗兰茨只是笑笑:“这我不否认。队长也说了,等下解散之后自由活动。”

  “特别还是今天这种日子,我说啊,你现在脑子里的情话库是不是很受启发已经一套一套地编排好了→w→”

  “情话可不是用头脑的,要用的是心啊。”

  “行了行了,当我没问!阿嚏!”

  在弗兰茨鸡皮疙瘩的帮助下【x】好容易把自己抖干净的皮利卡不忘问了句“你不是和斯尔斯坦他们在库房收拾物料吗,怎么突然跑到会场来了?”,对此弗兰茨笑笑表示“物料已经清点的差不多了,我脚快,所以他们打发我过来送会场需要的东西。”,他顿了顿,话锋一转,“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把斯尔斯坦逼急了,被他赶紧打发出来了。…虽然我不觉得剩下的几个人会放过他。”

  “嗯?”皮利卡闻言顿时来了精神,“你们在仓库偷偷搞了什么鬼,把斯尔斯坦逼到撵人啊!”

  “说到这个嘛……”

  两个搞事专长相视一笑,这一笑里的成分很明显:有什么好点子,赶紧分享一下。

  弗兰茨放下手里的装饰用捧花,打了个响指,指向了靠在礼堂走廊里的横幅展板:

  “当然是围绕着今天的节日气氛了!”



  微笑日,被不知道哪个公会的议会提交到圣都之后,谜之获得了批准,而被法定的圣王国节日。

  这对于饱受战乱之苦的圣王国,或许是很有意义的一笔,而作为圣王国中对抗黑之军势的最前线,对于副都,这层意义就又更深一层。

  也正因如此,被副都的各大公会委托来到副都帮忙装点第一次庆祝节日的会场这种任务,队长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接受了。

  虽然此刻的义勇军一行显然没有想到,其实各公会大佬是借着这个机会准备请他们在副都大快朵颐以示一直以来的感谢。被蒙在鼓里的一行人在义勇军队长的身先士卒下,都在忙自己手头的工作,男子组以搭建、物料为主,女子组则以宣传、宣讲为主。把这个才创立出来的节日,营造得还真有那么回事的节日气氛。



  “尤里,我这边看位置没问题了。辛苦啦,这下礼堂算是布置完了吧!”

  “嗯。不知道议长等下会讲些什么。”

  听到皮利卡的肯定,挂好了最后的装饰的队长爬下梯子,站在平地上开始审视一上午的劳动成果。

  不过这样劳动人民秋后一般祥和的画面没能继续太久——

  “尤里→w→!”

  “…皮利卡?”

  听出了搭档语气中熟悉的搞事气息,义勇军的队长不动声色地缓慢移动了一段距离,正准备借着把梯子放回仓库全身而退,扭头才突然发现梯子已经不在原处。

  “梯子的话,刚刚弗兰茨已经送回去了。”

  “…不愧是他。啊,他回来了。”

  尤里欣赏了一会儿皮利卡的得意颜,最终接口问“…怎么了吗。”,而等到弗兰茨赶回犯罪现场的皮利卡小腰一插,径自开腔:

  “为了庆祝一下今天这个节日,尤里,你是不是一会儿带头给大家笑一个呀!”


  “…笑一个?”

  “对呀,今天不是微笑日吗。虽然我看微笑恐怕也治不了你的话少!”

  皮利卡边说边绕着尤里飞来飞去,而明白他是在给弗兰茨拖时间的队长好脾气地没有说破。

  但很快,他看见弗兰茨背后还跟着另外一个身影,不由松了口气。

  是斯尔斯坦。

  “已经忙完了吗。”一向自暴自弃风情的暗杀者居然主动找上门来聊天,还是跟着弗兰茨一起来,皮利卡一时觉得有点蒙圈,只来得及“哦”了一声,就见斯尔斯坦看似不经意,实际上早有预谋地走到尤里身边——

  “斯尔斯坦,今天有人请你微笑了吗。”

  “有,怎么,你也?”

  “嗯。那就…?”

  “好。”

  轻快的副都调子哥【x】和见风使舵能手的世界意志,此刻竟都没听懂对面两个日常无口在讲什么,但他们接下来的举动,就让他俩在心中大呼上当。

  因为尤里和斯尔斯坦,各自伸出食指,撑了一下对方的嘴角,撑出了一个算是笑的弧度。



  “……???你们的微笑到此结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倒真是有办法!”

  皮利卡一脸“有所期待的我真是愚蠢”的怀疑人生表情,弗兰茨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对此,尤里言简意赅地回答“过奖,因为考虑到有这种可能性”,遭到皮利卡音量夸张的抗议“什么!原来你早就想好了!还教坏斯尔斯坦!”。

  “没这种事。”被频频提名的暗杀者先生很嫌吵地站远了一些,不过嘴上替义勇军队长的辩解倒没停,“我们是一起商量的。毕竟又不像是菲丝莉丝,有面具真省事。”

  “嘁!就不能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吗!”

  面对皮利卡的质问,在场的三个人都没应声,虽然他们都默默腹诽,明明是你先开始搞套路的吧。

  “唉,算了算了,对你们几个大男人的强颜欢笑我本来也没兴趣,我要去看妮娜笑不笑!”

  听着皮利卡扔下这么一句飞走,暗杀者,情报贩子和义勇军队长没有多说,脚快的前两位果断追在后面跟着就出了礼堂——妮娜那箭头,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皮利卡目标小,最好也仔细着点他的言辞,要不然就得小心着点他自己的翅膀子。

  而落在后面的尤里,才出了门,正好赶上结束了宣教工作的女子组其中几位回来给他们送慰劳品。接过菲娜递来的水壶和一条毛巾,队长虽然觉得上午干活并没有出什么汗,还是觉得很窝心。

  “天气热了,在室外注意防暑。”

  “谢谢。尤里桑,你也是。”

  这样才聊没两句,就听到玛丽娜的呼唤声。

  白袍的僧侣小姐说副都僧侣公会正准备讨论工作,问菲娜是否愿意出席并提出一些建议,结果蓝发的少女就这么兴冲冲地跟着玛丽娜去了,而跟她们从门口擦肩而过的不是别人,正是一大早就出门帮忙巡查街道老旧建筑安全性的凯恩。

  “凯恩,辛苦你了。”

  “没什么,队长这边工作也不少啊。”

  这么一来尤里把水壶和毛巾都直接递给了凯恩,后者接过简单地抹了把脸之后,忍不住笑了:“你还真是先人后己。”

  “…嗯?”尤里稍稍偏过头,实际上对菲娜的毛巾他也有点在意,不过他的疑惑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凯恩马上就凑过来说着“不过这种建筑物料的灰尘,最好还是不要用湿布擦。队长你先不要动。”,然后就开始一顿连吹带掸。


  “谢谢。…灰很多吗。”

  “不算少,不过基本都是在你头发和背后。也难怪队长没看见。”

  “凯恩等等,这里…被吹起来有点痒。”

  “很快就好了!…咦,真有那么痒吗,队长你笑了啊。”

  听到自家元老的骑士先生这么讲,并没意识到自己有笑的队长,沉默片刻,反问道:“在凯恩看来,我很少笑吗。”

  凯恩想也不想就答:“没有啊。我们一起采购食材的时候也好,平常晨练的时候也罢,随便回想一下都有的吧。我一点也不觉得队长很少笑啊。”

  “…嗯。”

  闻言,尤里这样轻声附和着,唇边泛起了笑意。


【Omake:


  当晚,副都酒馆的犒劳宴格外热闹。


  “席尔瓦,你这笑容也太凶恶了!我觉得应该罚一杯。”

  “什么!老子明明是很用心地去笑的!”

  “比起用心,用力过猛了吧。真是,比威鲁克的还凶呀,哈哈哈。”

  “…啊?你们讲席尔瓦就算了,为什么要捎上我?”

  “没办法,反正副都的男人,大致上不都是他们那一型的吗。你说是吧,雅露朵拉?”

  “这种客观事实,不问老朽的意见也无所谓呢。不过若说例外的话,不是还有有菲利普那一型?”

  “你们打住,那种计划通的类型感觉更难相处。”

  “我们弓手如果真像他们战士一样,你们僧侣会更费心吧。”

  “啊,被听到了w”

  “呵,这倒是。罢了,我自罚一杯。”

  “不必罚了。倒是平日受大家照顾颇多,为了不给你们添麻烦,以后也会谨慎战斗的,还请多指教了。我敬大家一杯。”

  “突然就讲起这些客气话来了菲利普你行不行啊!应该罚你一杯!”

  “不好意思,莫娜,麻烦再来两扎啤酒…不,四扎吧。”

  “好嘞,斯雷桑,这就来!”


……


  副都大佬酒桌漫无边际的推杯换盏,远还没有结束。脚步已经有些踉跄的义勇军队长借口酒馆里太热出去透口气,迅速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被凉凉的夜风一吹,之前由于酒精导致的头脑发胀感觉好了不少。尤里就近找了个街角,正准备靠着墙歇一会儿,冷不防听见屋顶上传来一声熟悉的问候:“…你,喝醉了?”


  “…还好。”

  听出了斯尔斯坦的声音,队长望了一会儿也没在夜色中发现他到底藏身在附近的哪个屋顶,只好向着副都的漫天星斗挥了挥手,接着他听到斯尔斯坦的声音带上了笑意:“还敢说没醉。”

  “速度比不了你,没那么容易脱身。”

  “妮娜她们,不是后来都说要替你喝吗。”

  “怎么可能真让她们做这种事。”

  “原来如此。”


  一阵短暂的沉默。

  “…需不需要扶你回去?”

  斯尔斯坦这一声问,让原本把双手贴在脸上降温用的队长一个激灵。

  “在斯尔斯坦看来,我醉得很严重?”

  明明是喝多了也不会脸红的体质,因此总被人误解好像很能喝,但其实没这回事。

  斯尔斯坦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哼,我看的是你的眼神。”

  “…是这样吗。”

  姑且不去吐槽在这一片只有酒馆的光亮,和稀少的街灯下面他到底是怎么去观察什么眼神…不,质疑副都精英的暗杀者的夜视能力并没有什么意义。

  队长不甚清醒地这么考虑着,感觉自己眼前仿佛朦胧中浮现出两个选项,第一个叫做‘那就拜托你了’,而第二个——


  “谢谢,斯尔斯坦。…不过我还有点事情,必须回去酒馆。”

  “哦。我就先回去了。”

  “晚安。”

  看到附近的屋顶上腾起一道黑影,尤里感慨着‘原来是在那里’,目送其融入副都的夜幕中,接着转身走向了酒馆的大门。


  因为第二个选项,叫做‘谢谢,不过…我还有需要照看的同伴。’

  他的酒品,其实还不如我。…希望今天能顺利地把他架回去。

  想到自己的使命,队长顿时觉得清醒了不少。推开酒馆的大门,在一片人声鼎沸中,珀色的眸子四下扫视着,尤里提高音量,开口唤道:


“凯恩——”



【Fin.】



【Omake的平行世界Omake【喂!】:


  “那就…拜托你了。”

  “哼。看样子你的逞强结束了。”

  虽然语气不善,但暗杀者先生赶到队长身边的速度很快,从屋檐上落下的声音也很轻。

  斯尔斯坦站定在尤里的身边,一边问“自己还能走吧?”一边自顾自地把尤里的胳膊往肩头搭。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两个人慢悠悠地走向了回义勇军驻地的路。

  “…很熟练啊,斯尔斯坦。”

  “暗杀者公会的这类烂摊子,我收拾得多了。”

  “嗯?你们公会原来也会…斯尔斯坦,你果然是非常温柔的人。”

  “再说下去,我就来个不温柔的给你看看。专心看你脚下。”

  “知道了,就此打住。”

  虽然看不到,但因为两个人靠得很近,从气息也能感知到,尤里在笑,斯尔斯坦抿了抿嘴,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借着月光和稀疏的街灯,深一脚浅一脚,沉默着走了好久。


  …久到斯尔斯坦抬眼看到了驻地附近的灯火,都有些惊讶于怎么这么快就走到了。

  …难不成是自己误会了,尤里本来没醉,是不好驳自己面子,装醉跟着回来的…?

  想到这里,暗杀者先生平日苍白的脸上腾起了局促的温度,他有些粗暴地拍了拍身边的同伴:“喂,我们到了。”

  “……”

  对方保持低头看路的姿势,没有任何回应,而且还在凭着惯性往前走,带得两个人差点一起摔倒。

  斯尔斯坦摁住尤里,这才反应过来,义勇军的队长一定是在路上又触发了‘站着睡着’这个技能,只不过现在水平更高超了,‘走着睡着’,以后是不是还可以‘行军睡着’,‘战斗睡着’……

  “…真的这么累了,就别自己扛着啊。”

  不高兴地这样嘀咕了一句,斯尔斯坦扶着靠在自己肩头依然没有醒的尤里,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现在靠在自己怀里的这个青年…倚在自己肩膀上的,是义勇军队长毫无防备的脖颈。

  以暗杀者的视角来看,现在的状况下,得手毫无难度,并且一旦得手,即使没有事先接受那些委托,报酬想必也会像风暴日涨潮时的激流一样涌过来吧。


  光明越是强烈的地方,阴影也就越为浓重。这本是世间的常理。

  事实上,针对义勇军队长的暗杀活动,明里暗里已经发生过的不在少数。光是斯尔斯坦亲手挫败的,他都懒得去数。

  ……到底该说这人什么好。

  叹了口气,斯尔斯坦没有叫醒怀中人,想了想,也没有改用扛的,趁着四下无人,一个公主抱的起势三下五除二把义勇军的队长直接送货上门到了他房间的床上。


  突然有点好奇…这家伙,那年把受伤昏迷的我捡回去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架势。

  斯尔斯坦这样想。他最后盯着对方熟睡的脸看过一眼后,带上门,离开了尤里的房间。


【这次是真的Fin.】


篇后废话:

  标题的特权,指的就是微笑√至于吝啬…他笑或不笑/w\都非常的好,队长开心就好了!

  …我也曾,是个倔强的‘就不吃自暴x队长’的任性少女啊,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恍惚】

  ……然后写到这里有点明白过来,其实我并不是不吃他俩,只不过之前都没看到什么好的paro,结果慢慢就养成回避tag的习惯了【。】

  他俩的友情向还是好吃的。枫酱是怎么说的来着,喔,“队长非常擅长应对小野猫系男孩子”←这个形容想多少遍都很hhhhhh虽然很精准但是hhhhhhhhhh虽然这句当初是拿来说罪大陆的某位sr,但延展给自暴好像没毛病【喂】

  剑与盾组这次笔墨不多,搞得我不好意思打tag…不过我觉得他们两位就是那种日常如水放闪如流的类型,就和阿官在主线的节奏一样,你一不小心可能就看漏过去了,然后翻回头再一看,哎哟樱奶救我我中了一个星期的暗盲【。】

  关于凯恩的酒品…请参照大海酒馆那位鲨鱼sr小哥的剧情,队长的则可以参照精灵岛葡萄娘的剧情www就…没关系的比起某位大人的前家臣来说你们这都不算什么事情……等等我是不是标准太低了www

大家都那么好,虽然腿肉依然是腿肉【前者名词词性,后者形容词词性【。】】,但是今后…也想为他们做些什么,就这样吧w

评论(6)

热度(5)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