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义勇军剑与盾组】发丝与挂牵【p4】

篇前废话:


出·发·之·时!出发之时出发之时出发之时!【老泪纵横.gif】

没有力气多说什么……出发之时的第二篇剧情太……太……米西提亚太太,我喜欢你;w;!

本已咸鱼的不行的社畜拖着加班之后的残躯胆战心惊地去打lv80的专武本,然后凭着自己咸鱼许久竟还健在的空气盾技能,初见无伤过,开始卡箱子【。】

凭着这一股激情…然后就有了这篇p4

;w;我不管,我不管,就算是腿肉,我也要在他俩回来之前发一堆糖!

…虽然除了这之外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w;但是…早些,平安回来啊!


————————————————————————


  清晨的义勇军驻地人头攒动,无数道忙碌的影子在晨光中交叠、错身而过。

  回想起不和魔神在解放空间前最后留下的句子,义勇军的队长觉得头疼的人仿佛变成了自己。


  “那孩子内心的间隙既然是因为你,尤里,你应该想想怎么改变一下自己来补上那个缺口,不是吗?……呵,别用那双大眼睛直直地盯着我。毕竟,这是你们两个的问题。……是不是想问,难道我已经知道了那个间隙是什么?我当然知道,洞悉人心是我的长项。…虽然要除去你的心思。”

  不和魔神在临别前,还加入了这样的句子作为批语;“有时候我真的有点好奇,尤里。”

  “——你真的是人类吗。


  ……还是,不要细想的好。

  队长默默这样认定,如果连他也陷入那位魔神小姐的漩涡里,事情只会变得更糟。

  但即使如此,他的心思还是有意无意地集中在自家元老骑士那个所谓的 心灵的间隙 上。

  事实上,这次已经不是不和魔神第一次利用动摇凯恩的心来针对他,在副都曾经险些酿成大乱的义勇军相击事件那一遭,也是如此。

  即使这些出自不和魔神的计谋,没有为他们之间制造出任何隔阂。那一次如此,这一次亦然。

  已经成为习惯,化为本能一般的双向信赖关系,就如同一道缄默的铁壁。


  凯恩心灵的‘间隙’……只要我作出改变,就可以修补好吗?

  ……不好,完全顺着朵尔瓦托丝的意思在思考了——


  “…队长!”

  “啊。……凯恩。”

  被自家骑士重重地在后背上拍了一把,尤里含糊地应声,就见凯恩一边问着“昨天没休息好吗,你的脸色不怎么好啊”一边伸过右手搭向了他的额头。

  因为想不到该怎么解释自己刚刚的恍惚,义勇军的队长避重就轻地点点头,老实接受了凯恩的关心。

  “还好不热。…队长,今天不要去湖都的委托了吧,那边的气候本来就很耗体力。”

  跟着凯恩的话回想了一下任务内容,尤里面露苦笑,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凯恩认为身体不适,所以才建议他改去义勇军女子组在副都各大公会的文书工作。

  ……看样子,凯恩完全不记得。而且,他精神还不错,这就够了。

  尤里这样想着,松了口气,并没有马上回应凯恩的建议。

  经历了昨晚由于不和魔神力量作梗的那一场大乱之后,他此刻‘除了自家骑士身边哪里也不想去’的心情非常强烈。带着这股强气,义勇军队长表情坚决地摇了摇头。


  然而对于凯恩来说,自家队长今天的反常表现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一大早在训练场老地方没有发现尤里,凯恩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等发现自家队长的背影立在营区的一角里半天没动,他还以为他是在琢磨义勇军接下来的安排,一开始没去打扰。

  但是等凯恩结束了给米西提亚的整备搭把手之后,回来找了一圈,发现尤里居然还是停在原地,并且完全无视了凯恩的好几声招呼,他心下开始觉得奇怪,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就是一记重拍。

  听到队长承认自己没有休息好,凯恩刚稍稍放心,却见队长面对自己的建议,露出近乎倔强一样的表情,摇头。

  ……这是怎么了???

  凯恩试图回想了一下,上次见到队长这种表情是什么时候…结论是在刚加入义勇军不久的时候,某次自己因为钻牛角尖逞强过头,战斗后被尤里直接拉走。在队长‘冷暴力’的威压下被包扎完,直到他主动承诺了“再也不会以这种方式战斗”,尤里眼中才重新出现了笑意。

  义勇军的队长,原本就很少表露自己的感情。


  ……难道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队长一大早开始,都在琢磨该怎么和我们说吗??

  想到这里,凯恩脑中警铃大作,正按捺不住准备开口询问,就听尤里语气笃定而简短地补充:

  “…我要去的地方是湖都,凯恩。…和你一起。”

  “……啊…?”

  凯恩觉得这股笃定非常熟悉,但实际上,尤里很少会以这种说一不二的语气和他说话。而说完了这句的尤里自己,看到凯恩的反应,脸上也浮现出意外之情。

  一股微妙的沉默萦绕在两个人之间,直到碧色的眸子最终寻求答案一般深深地望向了珀色的。


  “…队长,你果然……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嗯。……嗯。”

  作出了激烈心理斗争的尤里最终没有移开视线,并且在第二个“嗯”声出口的时候,他已经决定了要就‘心灵的间隙’这件事,开诚布公地和凯恩两个人商量着解决。

  凯恩轻轻舒了口气,抢在尤里道歉的话出口之前,把话接了下去:“我知道了。队长想去的话,就按照原定的计划,我们一起去湖都吧。我会保护好你。不过,别太勉强自己。”

  “凯恩,”面对凯恩释然的表情,尤里略一停顿,最终把已到口边的‘交给我吧’,换成了“不用担心”。


  白沙随着旅人的步伐所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微响,被沙漠中时有时无的风声一并带走。

  不必和毒辣的日头‘迎难而上’,回程总还是比去程轻松了许多。虽然,隔着斗篷凯恩也能感到背上的盾牌被太阳炙烤的温度。

  他猜想队长会在回程路上的某个绿洲稍作休息时,向他说明一切。所以当那片熟悉的绿洲远远地出现在视野尽头的时候,凯恩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

  “凯恩。你的前发…是不是有点长了。”

  随着尤里这句有些没头没脑的提问,凯恩下意识晃了晃头,感受了一下前发在眼前晃动的长度:“还真是。虽说,队长的前发不是更长吗…好烫!”

  看着自家骑士先生摸头杀以后迅速抽手的反应,义勇军的队长扬起了嘴角:“发色深,会更吸热。没事吧?”

  “我没事,大意了啊。”抖了抖手,凯恩老实地重新跟上了义勇军队长的步伐。

  “说起来,队长昨天没有休息好,是做了什么奇怪的梦吗。”

  “…算是吧。凯恩呢。”

  “梦的话…不太记得了。但是醒过来之后有种很释然的感觉,应该是做了好梦吧。”

  “是这样吗。”

  听到了凯恩的回答,像是在抗拒什么一般,尤里把身上的斗篷扥紧,虽然这动作随着凯恩接下来的言语戛然而止。


  “回去队长抽空帮我修一修吧,前发的确是长了。”

  “没问题。”

  “那就交给你了,尤里。”

  “…!”

  昨夜的 梦境 的场景一瞬间在义勇军队长的眼前产生了激烈的既视感,只有这一声关于名字的呼唤,仿佛成为了某种虚实之间的道标。

  “怎么了,突然…?”

  “我也不是很明白。大概是…突然就想叫队长的名字。”


  凯恩似乎也被自己这一‘突然袭击’搞得有些迷茫。但看到尤里只是扫了一眼已近在眼前的绿洲旅人休息点,颔首带头向前。他心知队长的准备,快步地跟了上去。

  仿佛听到尤里说了一句,又仿佛没有什么。


  “…你其实,完全记得啊。”



【Omake:


  “今天你原本的计划不是也要去湖都的吗,皮利卡。”

  “哼哼,我为什么没去,你自己心里其实很清楚的吧,朵尔瓦托丝!”


  即使被某小妖精满是防贼+装凶意味的目光盯着看了半天,不和魔神还是没有任何觉得不自在的迹象。见她这副坦然样子,皮利卡少不了“唉”地一声服了软:“都已经决定加入义勇军了,你差不多也可以放弃你那些危险的计策了吧。如果觉得无聊,我们队伍里有其他策士,水平也是可以陪你玩的呀!”

  “谢谢,皮利卡。你所说这些我心中都有数。只不过,那些…都没有你们义勇军的队长有趣啊。”

  少女侧过头,绿色的马尾摆出恰到好处的弧度,给了小妖精一个甜美的笑容。

  这让皮利卡的语气愈发无奈起来:“哎呀,所以都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以后——”

  “…反正这次又是我的失败吧。而且,可能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玩的机会了。…皮利卡,你敢说今天不是特意让他们两人独处的吗?”

  “你在蛊惑别人的时候讲的那些玄里玄气的东西,反正我不懂啦!我只知道,在凯恩身边尤里那家伙是最舒心的。你以后也老实点,毕竟入队的时候,你都答应了尤里啊。”

  “这点基础的契约精神我还是有的,虽然是职业病使然。”少女姿态的魔神说完,姿势小心地撑开了自己带有黑色蕾丝边装饰的阳伞:


  “我这,只是预防针而已。毕竟间隙这种东西,能够马上修补是最好的吧。虽然以后会少很多乐趣。也算是为义勇军作出了点自己的贡献呢。”

  “什么!…所以你这次卷凯恩进来,到底是不是偶然啦!”

  “你觉得呢。”

  在皮利卡抱怨着“和你们这些家伙聊天真是累心”以及“我还是不觉得你会这么好心”,结束这场毫无建设性的对话飞走之后,少女撑着伞,也从树荫下离开。


  以凯恩心灵的 间隙 为诱饵,原本好不容易好像看到了一点点尤里内心的动摇。

  可惜呀,这样的机会稍纵即逝。而且,恐怕…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想不到他就这么解决了‘对自身的安危采取置身事外的态度’这个习惯性先考虑别人的软肋,而且…方式是,把这个软肋,交给了凯恩。

  ……而对这一点冥冥之中的在意,恰恰就是义勇军第一骑士心灵的间隙。


  “也好,拿出输家的风度。向二位的胜利致意。”

  这样说着,独自立在副都郊外的艳阳下的少女,自伞下伸出一只手,纤细的五指并拢,高高扬起:

  “暂时,也向我制造不和的工作作别,以示纪念吧。”

  那正是她的故乡所流行的,宴会上最高规格的举杯礼节。


【True ending: Pillow talk】

【fin.】


篇后矫情时间:


……我之前是不是说了这篇要写双结局来着,对,翻了一下我是说要写个Wrong end来着,其实构思WE比TE想的多多了,但是冲着官方现在这个势头,我才不要写什么WE呢;w;我的心已经跟着凯恩开拔了!


关于凯恩是否记得在不和魔神的空间里面发生过的事情,答案是他身体和潜意识其实都还记得,所以才有了篇末的突然叫名字w关于这点和前文呼应的暗示稍微埋了一点,隔得有点久了,不知道能不能被看出来OTL…反正,队长是发现了的w


脑补了一下队长要如何和凯恩聊心灵间隙这个玄事儿【←但实际上已经补上了】…感到了一股会不会尬聊的气氛www【喂】

虽然我觉得尤里大概是会问凯恩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或者希望的未来之类的,然后凯恩就从善如流地答了一堆和他有关的,no law to see【。】


最后的最后,WE…大概还是会有的,但是我应该不会写得像我原本构想里的那么残忍,Wrong end的名字叫做 house of memories,正好也是某首歌的歌名。姑且先让它有生之年去吧,现在只想吃糖;w;

评论

热度(3)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