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狸藻

据说兔子如果感到寂寞了就会死掉?
这个、绝对是骗人的w

【义勇军队长中心】針千本。【短篇x3】

篇前防雷【。】:


碎片,场景,不连贯表述注意。

想着在四周年之前为队长做点什么,就写了这么一个类似设定剖析+脑补的东西。

标题来自 「指きりげんまん嘘ついたら針千本飲ます」

立下约定却无法兑现的说谎者,请开始吞咽。就从,眼前的这一根针开始如何

写完发现意外写得纠结中还有点治愈,自我诊疗就是这么回事吧【。】

                     ————————————————————————         


·壱


  义勇军的队长有一面自己的盾。它有着硬质的橡木护手,和只是简单地涂了防蛀清漆的盾沿,因此常常被误认为是个巨大的画板。


  大概是为了轻便,才选择了这样的材质。但即使如此,在日常的战斗中,似乎很少见过他把这面盾从背后摘下来使用。


  “义勇军的盾也好,队长的盾也好……已经有我在了啊。”虽然问起义勇军中加入队伍最早的骑士先生,对方挠挠头,略做停顿如此回答;

  “即使没有什么师从的流派,但是尤里那家伙的大剑已经非常有板有眼了哟~”虽然时常陪伴在队长身边,几乎能算上是他半个代言人的某只小妖精这么笑嘻嘻地自卖自夸;

  “尤里那小子那面盾,原本就不是实战用的吧。毕竟你们义勇军的作风不就是 只把背后留给队友 吗。记得那次掩护王都的游勇撤退的任务,你们的殿后也是非常出色啊。”虽然常年在摊派任务上要求严格的副都战士公会的公会长大佬这样条条是道地分析。


  那面盾的真相,终于还是没有人知道。

  就仿佛这名青年的出身,过去,寡言是否有什么特殊的理由,以及更多。或者更少。

  义勇军的队长是旗帜,也是空白的绘板。

  是受守护而驱动的长剑,亦是来源和去向皆如同无尽的明日一般,缄默却轻盈的谜团。


·弐

【※:含有原作第一部结局的部分剧透】


  “正因为知道你是这样的家伙,所以我才不想和你扯上关系。”

  “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生硬的回答中隐含着催促,这一点黑骑士很清楚。但眼前这双珀色眼眸中所包含的决意,他始终还是难以完全理解。

  “……你的确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我。这点我们彼此都很清楚,但是……罢了。”

  “大概知道的,你想说的内容。”

  面对这样的回答,长舒一口气,黑骑士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被黑色手甲包裹着的手,与戴着褐色手套的手同时伸向了红色的年代记,书页像是受惊的翅膀一样,激烈地翻动起来。

  一股奇妙的预感同时掠过两人的心头。

  “……现在罢手还来得及。”

  “我不会停手。之前也说过了,为了你的世界,有一试的价值。”

  这个人已经人好到被人利用的时候,利用的人都会觉得有点担心的程度了吧。

  黑骑士在心里这样叹息一声,回想起这一切的起源,竟是被这位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主动找上,还主动提出这么有风险的计划。

  而自己居然一时鬼迷心窍地答应了。

  能够抓住一丝希望的焦灼,和担心落空最后一份期待的不安同时占据着他的心头。

  ……并且,其中还存在着为另一个自己这样冒险的隐忧。

  原本说是为了拯救自己的世界线不惜一切,结果自从遇到了这家伙,明明之前这双手已经沾染了足够重量的罪恶,为什么还是会踌躇,会犹豫。

  ——会在那个人向着自己伸手的时候,忍不住也伸出手去。


  “…至少在这种时候,不要再说什么 抓住光 了。”

  仿佛为了打断自己纷乱的思绪,在被年代记的光芒吞噬前,黑骑士这样说着紧紧地抓住了义勇军队长的手腕,对方的表情由讶异转而带上了笑意,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不需要了,像 抓住光,这样好像无敌咒语一样的口癖。

  你,不就是光明本身吗。


·参


  世界不需要某一位英雄,也可以通过无尽的轮回来修正自身的疮痍。

  那么反过来,英雄,真的那么需要世界这个舞台的成全吗?


  义勇军的队长最近开始觉得有点头疼了。

  原本是为了强调自身‘义务’的性质,才喊响作为义勇军名号。虽然此后并没有偏离初衷,但是看到副都的小孩子看向义勇军队伍的眼神,他开始莫名地觉得有些不舒服。

  他不得不承认,他内心深处对这一切持否定态度,对英雄也好,传说也罢,这些概念的推崇,他无法认同。

  民众的希望是很脆弱,也是很危险的东西。……并且,也不是他所一直为之奋斗,要去守护的东西。虽然搞不好他自己也说不清那应该是什么。


  有着不太符合自己年龄段的现实主义精神的青年,躺在副都郊外某个小村庄的谷仓顶上,望着夕阳有一搭没一搭地思考着,任那光热把自己也镀上一层暖色。

  只是稍微发挥一下自己躲清静的水平,近乎逃避现实的举动。

  即使是落日的余晖,依然也过于耀眼,并不能很好地眺望到王都的方向,尤里看了一会而索性放弃,选择闭目养神。

  “嗯?…队长,原来你在这里啊。”

  虽然这样的白日梦,不,该说黄昏梦?……马上就破灭了。

  听声音知道来者是凯恩,尤里倒也不觉得败兴,一滚身坐起来,指了指平躺在谷仓边上的梯子,一脸无辜。

  虽然那梯子,是他自己爬上去以后故意踢倒的。

  凯恩一边扶梯子一边笑着感慨自家队长难得这么毛手毛脚,并不想就这么下去被迎进村子一通礼遇的尤里决心做一点最后的挣扎,正在犹豫要不要邀凯恩上来一起坐一会儿,就看见凯恩在谷仓的阴影里坐下,还捎了一句“队长,等你想下来的时候就下来吧。我会帮你扶着梯子”。

  尤里一时失笑,自家的元老怕是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他的抗拒。…或者说,其实凯恩对他所抗拒的那些也并不感冒。

  义勇军的队长略一思考,打定了主意。

  “凯恩如果想要上来我也可以帮你扶着梯子。这里…很适合眺望。”

  “又在眺望王都的方向了吗。哈哈,也是,好久没有机会这么悠闲了吧。…可以吗,队长。你原本…是不是想要自己单独待一会儿?”

  “…是你的话,没关系的。原本料到瞒不住,不过没想到瞒不住到了这种地步。”

  两个人隔着谷仓的高度,在夕阳中对望了一眼,最终忍不住都笑了。

  “那我可就爬上去了。”

  “好。现在的话,大概再过段时间就能看到星星了。”

   伸手将凯恩扶上谷仓,尤里迫不及待地这样回答。

  有点像是和同伴分享秘密基地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

  “好啊!后面还有比黄昏还有看头的。”

  凯恩这么说着也把双手盘到脑后,平躺在尤里的身边。

  “…不过,为了能看星星,我们还是把那梯子踢下去吧。……啊,等等,难道说刚刚那是——”

  “是我。考虑到凯恩可能会来,夜宵也带了你的份。”

  “噗,连夜宵都……这也太狡猾了!算了,这次就让我来当你的共犯。”


  木质的梯子不得不再一次撞向地面,随后委屈地砸趴了不远处的干草垛。

   而两人在谷仓顶上关于如何精确控制梯子的倒向的讨论,不久被夜空中的星座在行军中的实际应用所取代,又是之后的事情了。


【Fin.】


篇后废话:


给存在感爆棚的凯恩聚聚跪下,原本我是没想写剑与盾,这水到渠成是……【噗通】

因为看到四周年阿官把饼的图又放出来了一部分,心头百感交集,决定就算是熬夜爆炸也要写点什么出来。

是的,吞千针指的就是运营方的s〇ga network。虽然之前没有兑现的内容已经太多了,所以我直接把你丫根本做不到的flag替您立好了【灿烂】是不是很体贴,有本事请打脸?

如果在日服看到挂类似签名档的咸鱼,那可能是我【。】

唉五年后他还是那么好,倒是菲喵,逆生长迅速hhhhh【尤其是和严肃的v2一对比】

对五年后的队长立绘……要说什么具体评论的话……我……我他喵用老泪纵横行吗;w;在推特上看见了真是觉得那一瞬间脑子都不转了。

迫不及待想听到时候他的cast内容是什么,然后就不多说了吧痴汉力要溢出去了【。】

一三应该都算是日常展开,至于二……反正我就是要给光暗补个HE不然这不王道RPG!【强辞夺理】

还有两天四周年,sooner or later,だったら楽して笑ってりゃいいじゃん♪

评论(8)

热度(5)

©白兔狸藻 | Powered by LOFTER